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アイナナ/和泉三月中心/63]Magician 6

[アイナナ/和泉三月中心/63]Magician 6

大魔法師六弥ナギ・盛大又華麗的魔法・準備中。

在十多個小時後,IDOLiSH7的成員們出現在練習室時,已經有一位久未露面的侵入者等待著加入他們了。

IDOLiSH5+1

「終於來到總千秋樂了!今天我們不以歌舞開場,因為我們有一位很重要的特別嘉賓到場,今天會與我們一起進行Live喔!」作出了預告,陸在後臺關掉了麥克風,對著其他成員打了個手勢,準備作最後一場公演的開幕式。
在特等席上坐著的三月心情很興奮,是TRIGGER嗎?還是Re:Vale會作為嘉賓參加演唱會?

燈光開始暗起來,觀眾們都屏息以待,IDOLiSH7會為他們帶來甚麼驚喜。
Perfection Gimmick的前奏響起。三月見一織站在Centre的位置,總千秋樂,Start!

「今夜のshowを始めよう!」壯五這一句後應該是由環接替三月的部分唱下去,但臺上卻亮起了黃色的燈光。

「自由になれColorful Beat!」帶著奇怪腔調的日文接著壯五的歌詞,臺下的觀眾也因為神秘嘉賓登場而沸騰歡呼起來。

「騙人⋯⋯不是說有很重要的事要做的嗎?」三月有些不可置信,那個人先前還跟他在RC上很失望的說因為今天要招待很重要的客人所以不能參加,結果現在,那個人活生生的在他面前跳著舞。

「胸衝くScene. It’s Kaleidoscope!」ナギ特地轉向三月所在的方向,在四目交投時單起了眼,順勢給了三月一個飛吻。

「Tonight…..igniteココロが Spark!」

和泉三月的淚點,也被Spark了。他一直聽ナギ抱怨文件跟事情很麻煩,要面對他討厭的人跟他們打交道也是讓他頭疼不已的事,跟兄弟交惡更讓他的自由進一步受限⋯⋯種種,種種泄氣的說話讓三月覺得事情複雜得只要企圖理清它便會被它纏繞著大腦皮層找不到出路而最後放棄去我細想⋯⋯

ナギ他,到底是花了多大的努力才能結束煩瑣的事情回到日本參加總千秋樂?三月肯定ナギ是知道他盡了很大的努力才能去看總千秋樂,然後才決定回來趕上尾班車的。現在留有問號的事,ナギ是回日本參加總千秋樂後便馬上要回去北國,還是他口中非常複雜的事情已經告一段落,能夠長期在日本逗留了?

看著臺上載歌載舞的同伴們,在中段Unit分組演出時三月的手機震了一下。

他在禮貎地等演唱會完結與不能漏掉重要訊息的掙扎中選了後者ーー直覺讓他產生了那是很重要的訊息的感覺,他掏出手機。

『我這是給努力進行復健,前來應援的ミツキ,最高的讚賞:-)』

三月已經不知道他是怎樣把演唱會看完的了。對舞臺的渴望,自責自己不能踏上去與同伴一起、感動⋯⋯各種情緒、感情一同上湧。他只知道,IDOLiSH7是最棒的。

即使在其他人眼中IDOLiSH7是不值一提的新人偶像組合,即使有人不看好由IDOLiSH7所牽起的偶像潮,即使IDOLiSH7在他人眼中未成氣候⋯⋯

但他,和泉三月,覺得IDOLiSH7,是最棒的。他對能夠屬於這個團體就感到幸運,在人生中積累下來的運氣都在讓他遇到他們時已經花光了吧?

IDOLiSH6+1

「六弥さん,有很多粉絲在問你今天為甚麼會突然回來參加Live,請你回答問題。」一織完美地把造成驚喜的責任交還給始作俑者。

「Oh…...那是因為I miss you so much!!解決簽證手續後便馬上non-stop地回到日本了!Fan們也一定很想我,所以我便來了!」ナギ笑著說,他已經被在場的熱情燻得跟粉絲的臉一樣紅了,但還是維持著一貫的笑容,用著奇怪的腔調講著日文ーー雖然在新聞發佈會後沒有人相信他是不會流利地講日文的外國人。

「真是的簽證要續期,手續不能太晚才辦呀!現場的粉絲們也請以此為鑑!還有的是,在出遊時要檢查清楚你的旅遊證件在出發當天是否還有半年的有效期才能購買機票,因為有效期只不到六個月是會被拒絕登機的哦!」壯五接話,順便提醒一些出遊時的準備功夫。畢竟對外公佈ナギ突然回國的因由是簽證需要更新,也藉著這樣才能自圓其說,本來擔心由壯五來圓謊會適得其反,但壯五終究是替ナギ掩飾過去了,而且還因為是壯五的關係,可信性一下提高了不少。

「那麼ーー接下來要辦甚麼ーー?取笑ナギっち的時間來了到ーー」環接著壯五的話,引起了現場爆笑。

「是Encore的部分,還請粉絲們跟欣賞接下來的演出呢。」

「そーちゃ一說,整個氣氛便不同了ーー我們沒ーー有那麼高級啦ーー但也一定要好好享受喔ーー這個時候應該要說我們一起享受接下來的曲目ーー才是吧?」

由Mezzo”成員們一同進行的相聲預告讓現場氣氛一度緩和下來,接下來的Encore才是重頭戲。

ナギ腹誹。

「Wait!在總千秋樂的Encore,是不是該有些Special Service?」ナギ故意地稍作停頓,讓剛緩下去的高漲情緒再次熱烈起來。

「um⋯我想想,例如是ーー邀請一位在臺下的Boy or Girl來陪我們一起唱歌ーー?」提案一出現,馬上引來一陣騷動。

一些女生馬上拿出隨身小鏡看看有沒有掉妝,撥弄髮型的粉絲更加不勝其數。每個人都希望能夠近距離接觸偶像,與他們一同在舞臺上獻唱。

「嘩!好刺激,也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只是不知道大和さん同意嗎?」壯五將決定權交給他們的隊長。

「只要不是為我們添麻煩的哥哥就沒有異議⋯⋯真是的⋯⋯真是精力旺盛啊⋯⋯」大和推了推眼鏡,一副拿我家孩子沒辦法的家長臉,看著在他說出沒有異議時已經跳到臺下的ナギ,向粉絲堆中走去。

真是的,希望受邀的粉絲不要被嚇呆啊。咦?ナギ前進的方向,那個人的身型怎麼那樣熟悉?

三月さん不是說今天很累所以取消了Call in 環節留在醫院中休息的嗎?虧他還可惜了三月さん不能看到ナギ的表演。

臺上的其他成員注意到了。發現ナギ正在向三月的方向走去後,都有點吃驚。

先是ナギ在總千秋樂前突然回國加入採排,然後是三月秘密地到現在看Live⋯⋯

IDOLiSH7成員們覺得,他們是合謀的,又或者是,有預謀的。

「這位Fan在Live一開始的時候便一直在掉眼淚呢⋯是因為我們的表現令你失望了嗎?」ナギ把準備好的耳麥給三月戴上,就著戴麥的陰影,笑著拭去他的淚水。

「⋯⋯怎麼可能,這是最棒的表演⋯」

「那麼,我能解釋這是感動的淚水而不是悲傷的眼淚嗎?」ナギ湊近三月,給他遞上手帕:「請不要再哭了,因為接下來要請您到臺上來跟我們一起給在場的Fans一個Surpries performance了。」揉了揉三月的髮,即使是隔著手套也能夠感受他最愛的滑溜觸感。

「嗯。」現在在三月附近的粉絲們終於都發現這個一直坐著看演唱會的怪人不是不遵守禮儀的白目,而是因傷不能站立的IDOLiSH7的成員之一。

「那麼ーー」ナギ轉了個圈,對著全體粉絲宣佈:「我們便請這位熱愛著IDOLiSH6的粉絲到台上跟我們一起進行Encore的演出吧!」說畢,ナギ抱起了依舊有些行動不便的三月往舞臺上直衝。

「是IDOLiSH7啦!」沒有關掉耳麥的三月吐槽聲被放大。

「みっーき來了的話,便是IDILiSH7了喔。ナギっち,笨。」本來是很感人的場面因為環的話被如雷的笑聲打破。

到逹臺上的三月先跟團員們逐一來了個擁抱,然後靠自己的力量站著,開始演場會的最後部分。

「少しムリヤリを向いた」

「決めつけたエリアの空はいつだって」

「なぜか広いんだ」

雖然聲音還是不足,但三月終歸是站到舞臺上加入其中,向粉絲們一一道謝;能夠站在舞臺上與團員們一起舉行演唱會的願望,實現了。

美好得,像是在做夢一樣。

「さぁ最上級の夢を見ようよ⋯Let’s fly!」

跟你們在一起,甚麼時候都能飛翔,甚麼地方都能夠一起到達吧?

IDOLiSH7的和泉三月,看著舞臺下一片橙色的應援棒海,這樣想著。

在最終謝幕時,三月已經只能坐在椅子上了。

眾多問題都集中在特別嘉賓上。

「ナギ為甚麼會知道三月在現場?」

「Oh…...因為ミツキ跟我說了。」

「那三月知道ナギ會這樣做嗎?」

「怎麼可能會知道啊!」沒有中氣只有聲,讓這聽起來比起吐槽更像撒嬌。

「六弥さん是故意的?」

「Yes.因為我知道ミツキ希望跟我們在一起的願望,所以我施了一個小法術。」

「ナギっち是怎樣知道的ーー」

「因為我是世界上,最希望ミツキ能夠得到幸福的人。」ナギ看著在他身邊明顯地矮了更多的三月,笑著說。


「這種發言沒有問題嗎!?」

關了麥,ナギ半跪下來,用只有他跟身旁的三月能夠聽到的音量問:「ミツキ,Are you happy? 」

雖然三月仍然低著頭,沒有看他,但ナギ能夠看見從杏橙色的碎髮中露出的耳殻已經紅透,而那句「Yes.」也清楚的傳入ナギ耳內了。

「ナギ,我們在問你問題呢!」

「當然是,No Problem,」暗黑微笑。

後來在雜誌上出現的『六弥ナギ作出了要讓和泉三月幸福的宣言?!』標題讓多少人炸掉了,這是後話。

=======(Fin)========

後記:終於都將夢境用另一種的方式呈現出來了!

也沒有想過能夠疊到這個字數⋯(ry)這大概是我寫過最長的文了⋯超過一萬八千字⋯夢境很狗血,但又不是沒可能發生⋯(咦)不能跟同伴一起奮鬥對三月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以我所理解三月的性格會是笑著支持他們走下去但在團員們看不到的地方會因為不能為他們做些甚麼,覺得是個負累而默默哭泣,也會害怕跟他們拉開了前進的距離被丟掉在後頭。這個時候明白他的軟弱而又能夠走進他的內心的人,只有小王子了⋯小王子其實是很成熟的人喔!

有時覺得我的63太成熟了沒有那種萬年新婚的感覺,他們就該是萬年新婚才是啊!

之後我不知會不會繼續寫文了,希望有機會的話能夠再次見面!



评论
热度(32)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