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アイナナ/和泉三月中心/63]Magician 4

[アイナナ/和泉三月中心/63]Magician 4

「喲!今天精神好多了嘛!」大和踏進病房,見三月剛敲完手機,便放下便當盒。「正好,陪哥哥我吃飯吧。」

「大和さん做的?謝謝啦!嘩我不是要上學的也能吃到大和さん的便當啊…那我不客氣了!」三月早就看到了保溫壼,但還是伸手要搶大和手上的三層便當盒。

「這是我的,你的在這裏。」移開了便當盒,把保溫壼遞過去,自己則是心情愉快地吃起了懷石便當。

「怎麼有空自己做便當啊…離演唱會只有兩星期的時間吧?現在不讓是忙於排練的日子嗎?」三月覺得奇怪,最近幾天IDOLiSH7的成員們有事沒事就往這邊跑,問他們準備的工作進行得如何了,也是支吾以對,不然就是找話題轉移視線,再不就是打發開去。對這種變化比較敏感的三月知道,顯然是想要避開話題。

「ミツ,我們決定不辦演唱會了。」大和一邊裝作若無其事的吞下蛋捲,一邊留意三月的反應。

「甚麼?」氣氛嚴肅下來,三月停下拿著勺的手。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一下子少了兩位成員,我們也覺得辦不起來吧,可能下星期事務所便會公佈官方消息了,但我想還是要先給你知道。」大和留意到三月的眼神變了,眼眶開始發紅。又開始自責了嗎?大和這樣想,在商量過後,大家都覺得這是三月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也不想要看他自責但又強裝沒事的樣子。

所以便交給大和來講。

「不是怪責你,而是我們覺得不公平。」大和眼尖的發現幾顆在門後閃動的腦袋,心裹嘆著為何苦差都是哥哥幹啊⋯⋯

「不⋯⋯因為我不能參加,所以你們才會有取消演唱會的決定⋯⋯雖然我很想要參加,但現在的我,又是甚麼都不能做了。我說我是最希望參加演唱會,努力著想要為大家做點甚麼,但現在只是光說又拿不出實際行動⋯⋯對不起⋯⋯」緊緊地抓著被單的手關節有些發白,一直想要為團員們付出,到頭來又拖累團員們了。三月努力止住抽噎的衝動:「吶⋯大和さん,老實地告訴我,五個人真的,唱不下去嗎?」

大和沒有回應。

在心情的影響下,三月覺得他又慢慢依賴止痛藥來。疼痛讓他睡得不甚安穩,傷口癒合時伴隨的低燒讓他昏昏沈沈的,在午夜痛得意識朦朧時,感應到有人在他的床邊。

「ナギ?」三月半睡半醒,看得不太清楚,下意識地喚了他最想要見那個人的名字。

「Yes,ミツキ,是我。」正打量著一大堆慰問卡的人坐下來,伸出手揉著杏橙色的頭髮,觸感還是一樣的柔軟,他最喜歡的了。

「你知這嗎?演唱會要取消了。」這時,只有跟他一樣不能參加演唱會的ナギ才能明白他的感受。

那種害大家不能舉辦演唱會的罪魁禍首的感受。

三月不知道該拿怎樣的表情去面對IDOLiSH7的成員們,一直在一起努力的成果毁在他手上的罪惡感。這種只會加重他們負擔的感受不能對團員們說。

ナギ不同,在他難受的時候曾經察覺、陪伴著他,所以三月不需要刻意在他面前隱藏甚麼,稍有甚麼跟平有異,ナギ一定能夠馬上發現。

而且,現在他跟ナギ的處境,應該都是一樣的。

「我知道,ヤマト有跟我說了。」拭去要湧出的淚水,ナギ知道三月不願在任何人面前哭起來,他微笑著注視三月迷糊的樣子,秘密地回日本辦事時特地走過來看看果三月果然並非錯誤的決定。

「ミツキ認為這些都是你的錯嗎?不能參加Live的事也好,受傷了的事也好,都不是ミツキ的錯。」ナギ把三月撈起,比先前抱起他時省力不少,學著他從電影中學回來安慰他人的方法,輕輕掃著三月的背,安撫他的情緒。
不期然的,他很快便感到胸前濕了一片。

「可是啊,即使ナギ你這樣說,我也覺得最大的責任在我身上,雖然⋯⋯很不甘心,但我就是想要參加,我不希看到粉絲們失望的表情,不希望聽見他們不滿的聲音⋯⋯所以,就算不是在舞臺上,我也想要參加。」

可惜,這份想法沒有傳遞出去,只能夠讓團員們作出了決定。

和泉三月,希望為IDOLiSH7、為粉絲們做的事,從沒有變過,然而這種作為根源讓集體經歷失敗的責任狠狠地壓在他身上。若失敗的是他自己,他會坦然的承受;反正在成為偶像的路上,他早已經歷過無數次失敗,大不了再添一筆。

可是,因為他的緣故讓IDOLiSH7的各位面對失敗,他不接受。這樣的話,和泉三月便會抱著內疚感活下去旳吧,而且也不能繼續待在這裹了。

因為,和泉三月是如此的喜歡著IDOLiSH7的大家。

「那我們就用自己的方法參加,我跟ミツキ可以參與其中。」抬起三月的臉,ナギ笑著說:「我有一個能讓我和ミツキ都能夠參與其中的魔法。」
ナギ在三月耳邊細語,他的聲音不像平時情緒高漲,低低的聲音聽下去很舒服,三月不得不留心聽他的話,頻頻點頭,還能夠回一兩個意見,讓ナギ的計劃更為完善。

「所以ミツキ現在要做的事是停止哭泣,然後打起精神來。」月夜下三月哭得紅通的臉像被施了魔法一樣,散發出吸引ナギ的甜香,在三月破涕為笑時,達到臨界值的ナギ呆呆的將雙唇印上去。

直到他們在瞹眛中清醒過來時,別開的視線讓他們沒有察覺到彼此白晳的臉上泛紅的樣子,以及低下頭來在杏橙碎髮中露出紅透的耳根。
事後問ナギ,他覺得那時他應該是被施了魔法才會做出這種不知廉恥的舉動,然後被三月吐槽被奪去初吻的人都沒有覺得不好意思你這個強奪他人初吻的傢伙一個勁地害躁甚麼!現在是有甚麼不滿嗎?然後ナギ便一臉凝重的調戲三月原來那是ミツキ的初吻Oh我也是這可是Big Surprise⋯

他們交換著想法,直到ナギ收到了短訊。「ミツキ,我得離開了,你也要快休息才是My Good Boy.」最後揉了揉讓他愛不惜手的腦袋,再交換了一個吻ーー在彼此的初吻都交付給對方後,便再也沒有芥蒂。

反正在彼此的面前,也沒有甚麼需要避忌的了。

一夜無夢。

三月好久沒有在半夜不加藥的情況下睡得安穩了。

「好!就這樣辦!」起來後他給紡與團員們發了個RC,讓他們下午到病房中集合,他有一個請求,需要大家的幫忙才能完成。

三月回憶著昨晚與ナギ交換的想法,還有他們的計劃,充滿精力的開始寫著點甚麼。

==================(TBC)===================

评论(2)
热度(17)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