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アイナナ/和泉三月中心/63]Magician 2

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97451&tid=3223621#Content (第一話)

第一話因為有些河蟹所以就另外放到連結中了!


[アイナナ/和泉三月中心/63]Magician 2


不久後,阻隔手術室與門外世界的厚重大門被推開。主刀醫生被家屬圍繞過無數次,已經司空見慣,但被偶像們包圍,這是他的新體驗。這群人比起傷者的父母更為憂慮,幸好當中有一個比較年長的眼鏡男制止了他們的發問:「好了好了!你們給哥哥我冷靜下來!ソウ先按著タマ,リク也不要太激動,你看イチ他比你冷靜!」在看著團員們都暫時安靜下來後,大和代表所有人問:「醫生,情況怎樣?」

雖然開頭的是隊長,但後來一直追問下去的是拿著筆記本在奮筆疾書的一織,待醫生解釋了傷處跟未來有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和需要注意的事項後,添加了一點:「因為採取了對的應急措施,處理得不錯,所以胸口的傷比較沒那麼嚴重,但畢竟是利器刺穿肺部,雖然經過了手術修補創口,但因為傷口深,而呼吸活動會牽扯到創口,會再有接受手術的機會。腿的方面就先等能批准下床再看看做評估。在情況穩定下來前會先到加護病房接受觀察,之後還需要住院一陣吧,待肺部的傷接近康復便能出院了。」

「那麼,我們還有甚麼地方需要注意的,哥哥他甚麼時間才能回家?」
「要看康復進度,不過我剛才說過,應急措施做得很不錯,沒有胡亂的把刀拔出來,這樣能把傷害降到最低。很多人看到有途人受刀傷了便急著拔刀止血,但其實那才是取危險的,目擊者說是有把聲音阻止他們的行動,你們要好好感謝那個人才是。」

「那個人會是誰呢…」

「我們……是不是忘了通知ナギっち啊?」拉著要到病房去看情況的壯五,環吶吶地道。

「欸!?」這是來自團員們的哀號。

「大和さん(ヤマさん)!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說完,一群青年組便腳底抹油的跑了。

「為甚麼哥哥我就得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啊!喂!イチ!你不是家人嗎?你來通知比較方便啊!」

-----------------------------------------------------------------------------------------------------------------------

「ヤマト!終於都給我來電了!」在大和撥通長途電話的第一時間,對方便接聽了。

「ミツキ的情況是?嚴重嗎?」大和沒料到ナギ沒有打招呼寒暄一番,然反而是劈頭就問三月的情況。雖然驚訝ナギ是透過甚麼途徑知道事件,媒體最快要明天才能有正式的新聞公佈。不過既然ナギ他已經知道了,那便省卻了他解說的麻煩,不失是一件好事?

「剛從手術室出來,說是傷到了腿跟肺部,幸好當時沒有亂來,否則出血會讓ミツ窒息致死吧?情況穩定下來之前都要接受觀察,接下來康復之路還有漫漫長路要走呢…嘛,但能夠撿回一條命,已經算是不錯了,有幾個人就沒有這運氣呢。總之現在要留院好一陣子,工作也要暫時休息了。」

「還好那個人聽了我的話Stop了下來,不過傷很嚴重?那刀鋒很長。」冷靜下來,ナギ取消了緊急機票的預訂頁面。這時有人敲了ナギ的房門,他打了個手勢,讓來人把東西放下後退出去。眼角描了一下,是剛才那串ip地址的調查報告。

「你為甚麼會知道?網絡上的報導應該沒有寫得那麼仔細。」

「因為那個時候,我在跟ミツキ進行視像通話。」所以看到了那個卑鄙的人的樣子,還有,他也是目擊者之一。

要是視像通話的對象能夠作為證人作供的話。

「這麼說,那時大喝讓途人不要用錯誤方法急救的,也是你?」大和又開始覺得ナギ有種深不可測的感覺了。甚至他覺得ナギ他已經在進行甚麼活動去找那個人出來,因為躺在那裡的是三月。

「Yes. 不過好像把途人嚇倒了。」


「這樣說,ミツ又被你救了一回啊。」

「能夠救到ミツキ,是我的榮幸。ヤマト,ミツキ會好起來的。接下來的工作需要留意的地方,我待會便會發到經紀人跟你的郵箱去。」

「其實現在最迫切的是下個月的演喝會,一定趕不來吧…」掛斷了長通話,藉著白霧吁了一口長長的嘆氣,大和抬眼看了清澈的星空,有種想法,開始在他的心中形成。

麻醉藥過後,三月昏睡了接近一天才醒轉過來,第一反應不是甚麼「還活著啊……」的感嘆,而是耳邊機器運轉的嘈音好吵,跟病房太亮了。他不能說話,也發不出任何聲音。身體的修復機能與藥效下,他每天清醒的時間並不多。聽別人說話也只能點頭或搖頭示意,本來團員們怕他悶,每天都帶了不少的玩意來跟他玩,但三月每天都很期待會面時間所以一早醒來等待,卻一到會面時間不久便睏了。

直到三月的情況好轉,能夠坐起來,一織跟環弄來了畫簿跟馬克筆。

「ミツ,我說啊。你又被ナギ救了一次啊。」某天大和前來探視時,提起了這件事。

『環有跟我提起啦!大和さん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現在才跟我說。只是現在我不能用電話啊…他會很寂寞吧?』

「我們每人每天都被他問長問短的。我跟你說ナギ根本是輪流審問了!最後被環吼了一句「吵死了你好煩啊!」便停下來了。」

『那真是www辛苦環了啦ww出院後給他做好吃的ww』

「所以你要快點好起來,自己跟他說才是,老是麻煩我們,之後可是會被哥哥討債的啊?」伸手摸了摸三月的頭,看他雖然氣憤但礙於呼吸器而不能發作的樣子,成為大和最近的樂趣。

『知道了啦!我有很努力的配合治療的啊!是說你們最近不是忙著準備演唱會的事嗎?整天往這邊跑,小心被經紀人抓現行的偷懶犯啊!』

「哥哥我自有分數,要你這個小鬼管。」

『我啊……醫生有說應該要半年左右才能康復吧?先前也再動了幾次手術,我自己是知道的啦,所以不用瞞著我!w』三月的表情黯淡下來,手上的筆仍然在刷刷的在畫簿上寫字,但抓著筆的手,在因為用力而顫抖。

『所以你們才要更努力的練習,連同我的份一起!讓演唱會順利地進行才是呢!』

「可是啊,ミツ,你果然是很想要參加的吧?演唱會。」

『廢話,那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可是…可是我現在做不到啊!』三月用了更長的時間寫完這句,有些字被淚水化開了,但大和還是能夠憑著上文下理跟對三月的認識而看出來。

『只是…現在的我又能為大家做到甚麼呢?現在能為大家做的事只有應援,演唱會要舉行的吧?不能讓已經購票的粉絲們失望啊!』

==============================(TBC)================================

评论(11)
热度(27)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