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miss you…(三日月宗近6月9日國寶指定紀念日賀文)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miss you…(三日月宗近6月9日國寶指定紀念日賀文)

 

2.

「我啊,看到江雪了。」剛吞下一個糰子,和泉守兼定在廊下踢著腳,百無聊賴地看上藍得過分的天空。

 

「嗯?這麼說來,老爺爺也看到小江雪了啊…跟爺爺一邊喝茶一邊聊著新生的小鳥呢~」三日月宗近非常滿意手上的新茶,才放下茶杯講了一句話,便馬上再捧起了茶杯接著喝下去。

 

「嗯,老頭現在也跟我在一邊喝茶一邊聊著別的刀呀?」和泉守兼定咬了一個糰子,嘴嚼幾口後發表感想:「今天茶點的糰子是誰做的啊?要花很多氣力才能嚼完啊…」

 

「嘛,誰也好,總之不是小江雪做的呢,哈哈哈,小和泉你想吃糰子,明天換我來做吧?保證能讓你吃到古京都的風味啊!」

 

「…你確定不是老人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三日月宗近,見他臉上還是那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和泉守兼定忽然想要相信他真的會做茶點了。

 

「哎呀,這身沈香的香氣是老人臭嗎?那可是能夠驅邪的哦。哈哈哈,那小和泉你等著!明天吃吃看我做的糰子,便知道那是不是老人臭了!」三日月宗近連大笑都非常優雅。

 

嘖,該死的好看,和泉守兼定沒有將感想說出口,他想起了上次跟三日月宗近一起炊當番時的恐怖經歷,馬上將感想再加一句「該死的貴族」補完,燭台切光忠生氣得跟土方有的比的表情也浮現出來:「不,不用了!與其由你來做,不如吃江雪做的吧!」

 

「是啊,小江雪做的糰子軟軟綿綿,甜而不膩,和著清茶剛好呢…」

 

「就是嘛!吃江雪做的糰子!」和泉守兼定揮動著雙手:「江雪快回來啊。」

===================================================================

4.

「我昨天又看到江雪了。」拗不過三日月宗近,和泉守兼定以在窗旁看著三日月宗近為條件──他還不想被看到灶房一糰糟而發飆的燭台切光忠當他是燭台一樣切掉,他一邊看三日月宗近的動作,一邊有的沒的在搭話。

 

「嗯?你們做了甚麼嗎?」三日月宗近穿著內番服,動作麻利地摏著蒸好的新米,表現跟先前炊當番時笨手笨腳的表現是天淵之別。

 

「我們去馬當番了,他教我為馬理毛的方法,下次我就要比你更受牠們的歡迎了!嘻嘻!」和泉守兼定自豪地抹了抹鼻子,他跟三日月宗近一起馬當番時受挫的自信,下次一定要他加倍奉還!

 

「哈哈哈,小和泉信心十足啊!別忘了我可是很受馬的歡迎,受歡迎是很困擾的事呢~」三日月宗近大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長短處,擅長的領域各異,下田的失利在馬廐一下子就贏回來了。

 

添色增味,搓揉糰子的手法,恐怕連燭台切光忠也為之讚嘆吧?

 

「唔!這個好吃!」和泉守兼定吞下了第一顆糰子後將手伸向盤子取第二顆,沒想到三日月宗近連穿衣都需要他幫忙,居然能夠平安無事的做出品茶的糰子。

 

還見鬼的好吃。

 

「哈哈哈,吃吧吃吧,還有很多呢。」三日月宗近看和泉守兼定吃得不樂亦乎,捧著茶大笑。

 

「沒想到你還藏著一手嘛!」赤裸裸的讚嘆,和泉守兼定想,跟三日月宗近在一起後,這老頭究竟給了自己多少的驚喜。

 

「是啊──嗯,出陣回來後喝的茶,吃的茶點,特別香呢。小和泉可不要將這個說出去啊,好久沒做糰子了,看來功夫沒有落下嘛。」三日月宗近拿起糰子咬了一口,微微鼓起來的臉頰讓和泉守兼定看得一陣心癢。

 

和泉守兼定是一柄直率的刀。

 

和泉守兼定是一柄行動派的利刃。

 

於是他化想法為行動,在三日月宗近咬著糰子鼓起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雙唇離開,留下錯愕的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小和泉甚麼時候學會偷襲的?嗯,讓我想想,是在夜戰的時候?」三日月宗近回神過來,大笑三聲以掩蓋他剛才失神的事實。

 

「喂,老頭,笑一個來看看。」和泉守兼定的反應超出他的估計之外,突然認真起來:「不是剛才的哈哈大笑,是要那種淡淡的微笑啦…」

 

嗯,還是三日月的笑容比較好看。

 

====================================================================

6.

「啊!這是我的!太狡猾了!居然趁著別人在吃東西的時候偷走了我的糰子!」和泉守兼定巴巴的見三日月宗近從他的盤子中拈走了點心。

 

「哈哈哈,老爺爺只是好心幫小和泉吃一點啊~」將順手拈來的糰子放近嘴邊咬一小口:「嗯~果然是小江雪做的,清甜又軟糯!甚好甚好!」

 

三日月宗近正要將整顆糰子吃掉,和泉守兼定出了奇招:「三日月啊…」

 

「嗯?」得到了點心的老人家沒有防備地回應聲源,看到的是和泉守兼定放大的臉。

 

「嘿!」和泉守兼定湊上去吻住三日月宗近,舔吻著薄唇,不到一會便放開,留下了嘴唇微啟,一臉呆滯的三日月宗近。

 

叼住的糰子已經不翼而飛。

 

「嘻嘻!老頭還是不如我啊~」得到了戰利品──剛才在三日月宗近嘴邊的糰子。津津有味地吃著,和泉守兼定愉悅地笑了起來。

 

====================(和泉三日篇.完)===========================

 

後記:遲到了的爺爺6月9日國寶指定日賀文──!

這是吃貨的故事!(不)

嘗試挑戰主線跟支線的劇情,合起來看會是完整的故事,可是分開兩對CP的線來看也是沒有問題的!

因為兩對都是來自北極的CP,所以決定這樣寫的,如果大家有興趣可以看看整篇喔!

 




完整篇傳送門

评论
热度(11)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