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太雪/和泉三日】miss you…(江雪左文字&三日月宗近6月9日國寶指定紀念日賀文)

【刀劍亂舞/太雪/和泉三日】miss you…(江雪左文字&三日月宗近6月9日國寶指定紀念日賀文)

 

Attention:

1.都是北極CP,不適者請點右上角逃生門!

2.愛護冷圈子人人有責!

 

1.

晨間,雛鳥不懂看時間地發出啾啾啼鳴,等候著在瑠璃色中覓食的父母帶著糧食歸來。

 

這是一個靜謐的時間,啾啾聲成為了劃破黑暗的最佳指引──既為成鳥指引歸途,亦給了捕獵者最佳提示。一頭老鷹骨碌骨碌地轉著銳利的雙眼,鎖定聲音來源,在空中盤旋一圈後,對準鳥巢高速俯衝。

 

「刷」,在牠幾乎以一次成功換取一天三餐無憂時,某種冰冷尖銳,帶著寒氣與殺意的兵器阻擋在他的前路。

 

爪子借著刀尖定位改變方向,麻利地往高空翱翔而去。

 

蹲在粗樹枝上的影子這才鬆了一口氣──被嗷嗷待哺的聲音吵醒後於廊下發現老鷹,馬上進內室翻出本體後爬上樹去一連串動作,他是壓著氣息笎成的。

 

「幸好,趕上了…」男子利落地將名刀回鞘,在歷史的長河中有無數的人類曾經執著他手上的刀到戰場上去,卻沒有一人能夠揮舞得比他更流暢。抹去額上滲出的冷汗,男子依著半蹲的姿勢捋了捋沒有來得及整理的瓶覗色鬢髮,讓形狀姣好的耳朵仔細寧聽那充滿生機的叫聲。

 

屬於新一天的第一絲光芒劃開天地,於微弱的晨光中,江雪左文字瞇著細長雙眼,默默守護著剛哺出的小生靈──為了讓牠們能夠順利長大,他還不能碰觸牠們,昨天三日月宗近來喝茶時聽著雛鳥的吱吱聲,喃喃地說道:「這是大自然的規則呢~萬物本有它們的法則,牠們生來是那樣的,沾了別人的氣息就會被拋棄,那我們呢…就得遵守,因為那就是牠們本來的樣子啊~」

 

即使希望將雛鳥抱於掌中告訴牠們父母快要回來,江雪左文字還是克制住這個衝動,繼續半蹲在粗枝上默默守望,直到四周的聲音變得多起來,便靈巧地翻身落地。

 

「呵…比起曾為籠中鳥的我,牠們真是,非常幸福呢…」還沒等江雪左文字站起來,宗三左文字的話便在身旁傳來。

 

「宗三。」站直身子,江雪皺起眉頭,不知該如何回應宗三的話,只能喚著他的名字。

 

「江雪,有甚麼事嗎?」瞇眼笑著,宗三左文字就跟平日沒有兩樣,等候著兄長的發言。

 

江雪左文字沈默了一會,緩緩開口:「宗三…」

 

「我在聽啊,江雪。」

 

「…那個時候,沒有跟融成說…讓北条家去留意織田家的動靜…讓你有不好的記憶了…」

 

「呵呵,江雪不需要為這件事耿耿於懷啊…」宗三左文字不像他的兄長笨拙,他揮了揮手,示意江雪左文字不要在意:「我們曾經各為其主,嘛,反正現在都在一起就是了。今天跟小夜一起做點心吧?」

 

「嗯…要是,像這樣平和的日子…」江雪左文字說漏了嘴,他驚訝地睜大了眼,和平的日子說來就來,他現在就生活在他一直盼望著的日子當中。

 

沒有紛爭,沒有戰亂的世界。

 

不需要使用刀去戰鬥,空氣是如此的清澈,又能夠跟分別多時的兄弟們團聚在一起……

 

每天修行、打掃、下田、照顧動物們,雖則平淡卻繁忙,讓他能好好感受沒有了雜音的日子,感受自然之美,從規律中找出它們獨特、可愛之處。

 

難怪他會忍不住想要擁抱,沒有悲嘆之聲的世界。

 

盼望已久的和平日子終於到來,對此江雪左文字只是露出淡淡的微笑,無法真正地放鬆。

 

──你不擔心?這種和平的日子何時會結束?

 

江雪左文字轉身,卻不能從聲音傳來的方向找到任何說話的人。

 

在這個地方,沒有戰鬥,沒有紛爭,每個人的臉上都有著明媚的笑容,那是一種不需要擔心未來動盪的不安的笑容,江雪左文字一直嚮往的和睦,就該是這樣子的。

 

「為著每天的生活努力,活在當下⋯靠著雙手,得到每天的生活所需,這就是⋯和睦之道的實現⋯」

 

「江雪,還不來的話你的早飯就要給小狐丸都吃光了囉!」前來喚眾人去吃早飯的和泉守兼定突然從後拍了江雪的後背,差點沒把他拍到摔在地上。

 

====================================================================

2.

「我啊,看到江雪了。」剛吞下一個糰子,和泉守兼定在廊下踢著腳,百無聊賴地看上藍得過分的天空。

 

「嗯?這麼說來,老爺爺也看到小江雪了啊…跟爺爺一邊喝茶一邊聊著新生的小鳥呢~」三日月宗近非常滿意手上的新茶,才放下茶杯講了一句話,便馬上再捧起了茶杯接著喝下去。

 

「嗯,老頭現在也跟我在一邊喝茶一邊聊著別的刀呀?」和泉守兼定咬了一個糰子,嘴嚼幾口後發表感想:「今天茶點的糰子是誰做的啊?要花很多氣力才能嚼完啊…」

 

「嘛,誰也好,總之不是小江雪做的呢,哈哈哈,小和泉你想吃糰子,明天換我來做吧?保證能讓你吃到古京都的風味啊!」

 

「…你確定不是老人臭?」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三日月宗近,見他臉上還是那副悠然自得的神情,和泉守兼定忽然想要相信他真的會做茶點了。

 

「哎呀,這身沈香的香氣是老人臭嗎?那可是能夠驅邪的哦。哈哈哈,那小和泉你等著!明天吃吃看我做的糰子,便知道那是不是老人臭了!」三日月宗近連大笑都非常優雅。

 

嘖,該死的好看,和泉守兼定沒有將感想說出口,他想起了上次跟三日月宗近一起炊當番時的恐怖經歷,馬上將感想再加一句「該死的貴族」補完,燭台切光忠生氣得跟土方有的比的表情也浮現出來:「不,不用了!與其由你來做,不如吃江雪做的吧!」

 

「是啊,小江雪做的糰子軟軟綿綿,甜而不膩,和著清茶剛好呢…」

 

「就是嘛!吃江雪做的糰子!」和泉守兼定揮動著雙手:「江雪快回來啊。」

===================================================================

3. 

「是啊!這樣給它們梳理毛髮的話就不會被踢了!」和泉守兼定恍然大悟,怎麼他之前就想不到站在馬的前面給牠們梳理鬃毛呢?

 

「嗯……因為馬是,非常膽小的生物…對四周的變化甚為敏感…若是梳理毛髮時牠們看不見您…便會以為是受襲擊,反抗起來…」江雪左文字一邊跟和泉守兼定作解說,一邊為他示範正確的梳理鬃毛動作。

 

「這樣嗎?不就跟你很像啊?」和泉守兼定一邊看著高楯黑乖乖站著讓江雪左文字為牠打理鬃毛,不停眨著黑溜溜的大眼,不時蹭著江雪左文字的高楯黑哪裡還有奧州第一桿馬的影子?在他看來那不過是一頭完全被馴化的小狗一樣…

 

不過現時已經不用作戰,也沒有戰爭要引起的跡象,跟他們一樣的兵器也好,戰馬也好,就只能過著像養老一樣的生活啊。

 

「跟我…很像?」江雪左文字停下手上的動作,慢慢轉過來面向和泉守兼定,疑惑的目光投向他,連一旁的高楯黑叼著他的長髮拉扯也沒有反應。

 

「嘛,我也說不上來……總之是感覺啦!感覺!一定要有原因的嗎?」

 

聞言,江雪左文字搖頭:「沒…只是,感覺,跟牠們…親近了一點…」難得的勾起了一抹淡笑,眉眼也彎彎的。

 

和泉守兼定第一次看見能夠跟三日月宗近妣美的笑容。

 

真想讓太郎太刀也看看啊──

 

和泉守兼定這樣想著,他大概知道不苟言笑的大太刀為何會喜歡上討厭鬥爭的刀了。

 

──想要,一直繼續過這樣的日子嗎?

 

江雪左文字微微點頭,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沒有不安的日子…沒有悲傷的記憶活著…

 

雖然不能讓悲偒的記得消除,但他滿足於當下。

 

回神過來,江雪左文字習慣性地向他右側看去。

 

那裡甚麼都沒有。

 

===================================================================

4.

「我昨天又看到江雪了。」拗不過三日月宗近,和泉守兼定以在窗旁看著三日月宗近為條件──他還不想被看到灶房一糰糟而發飆的燭台切光忠當他是燭台一樣切掉,他一邊看三日月宗近的動作,一邊有的沒的在搭話。

 

「嗯?你們做了甚麼嗎?」三日月宗近穿著內番服,動作麻利地摏著蒸好的新米,表現跟先前炊當番時笨手笨腳的表現是天淵之別。

 

「我們去馬當番了,他教我為馬理毛的方法,下次我就要比你更受牠們的歡迎了!嘻嘻!」和泉守兼定自豪地抹了抹鼻子,他跟三日月宗近一起馬當番時受挫的自信,下次一定要他加倍奉還!

 

「哈哈哈,小和泉信心十足啊!別忘了我可是很受馬的歡迎,受歡迎是很困擾的事呢~」三日月宗近大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長短處,擅長的領域各異,下田的失利在馬廐一下子就贏回來了。

 

添色增味,搓揉糰子的手法,恐怕連燭台切光忠也為之讚嘆吧?

 

「唔!這個好吃!」和泉守兼定吞下了第一顆糰子後將手伸向盤子取第二顆,沒想到三日月宗近連穿衣都需要他幫忙,居然能夠平安無事的做出品茶的糰子。

 

還見鬼的好吃。

 

「哈哈哈,吃吧吃吧,還有很多呢。」三日月宗近看和泉守兼定吃得不樂亦乎,捧著茶大笑。

 

「沒想到你還藏著一手嘛!」赤裸裸的讚嘆,和泉守兼定想,跟三日月宗近在一起後,這老頭究竟給了自己多少的驚喜。

 

「是啊──嗯,出陣回來後喝的茶,吃的茶點,特別香呢。小和泉可不要將這個說出去啊,好久沒做糰子了,看來功夫沒有落下嘛。」三日月宗近拿起糰子咬了一口,微微鼓起來的臉頰讓和泉守兼定看得一陣心癢。

 

和泉守兼定是一柄直率的刀。

 

和泉守兼定是一柄行動派的利刃。

 

於是他化想法為行動,在三日月宗近咬著糰子鼓起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雙唇離開,留下錯愕的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小和泉甚麼時候學會偷襲的?嗯,讓我想想,是在夜戰的時候?」三日月宗近回神過來,大笑三聲以掩蓋他剛才失神的事實。

 

「喂,老頭,笑一個來看看。」和泉守兼定的反應超出他的估計之外,突然認真起來:「不是剛才的哈哈大笑,是要那種淡淡的微笑啦…」

 

嗯,還是三日月的笑容比較好看。

 

===================================================================

5.

和泉守兼定跟三日月宗近商量過後決定將事情告訴石切丸。包括他們見到江雪左文字的時間還有跟他在一起做過了甚麼。

 

「嗯,這樣說來,可能是意識被拖到夢境的深處去吧?」石切丸綜合了他們的見解:「可是太郎沒有於夢中跟江雪相處的報告…我再去看看有沒有甚麼方法吧。對了,今天的出陣辛苦你們了,主上為你們準備了盛宴,要好好享受啊!」

 

和泉守兼定跟三日月宗近在拉開帳子前便看到那高大的身影在外面,他們不知太郎太刀聽到了多少,他們互通一個眼神,接風宴看來要晚點才能去吃了。

 

目送和泉守兼定跟三日月宗近離開,太郎太刀拉上門──他不能讓有驅除邪氣的伽羅香變淡,多日來雙眼沒有張開的江雪左文字應該是受到污穢之物汙染而陷入這個狀態的。

 

­江雪左文字不是沒有跟他說過他最近聽到的亡靈聲有變大的跡象,太郎太刀覺得那是因為他前往新戰場,於紀州看見試刀的前主所致。

 

「…我該多留意的。」大掌將微涼的手覆著,自責內疚挽救不了甚麼,他們所在的立場更不能有回到過去改變已發生事件的想法,可是太郎太刀還是認為那是他錯過了江雪左文字的求救,更甚是無法分擔他的苦痛,才導致江雪左文字在戰場上突然失去意識,到了一個他不知道的地方去。

 

令他氣餒的是,不止宗三左文字般的親人,連和泉守兼定跟三日月宗近都曾經與江雪左文字於夢的國度相遇,那種好像唯獨是他被遺棄的感覺,令他非常不好受。

 

「這樣抓著你的手,我的聲音就能傳逹給你嗎?」太郎太刀緊緊握著微涼的手,第一次感受到神刀也有無法做到的事的挫敗感。

 

江雪左文字在跟和泉守兼定和三日月宗近喝茶,先日嗷嗷待哺的小鳥們好像知道曾經助牠們死裡逃生的是誰一樣,在他一到廊下坐下來時便飛到江雪左文字肩上待著,不時圍著他在歪歪斜斜地飛。

 

「哈哈,牠們很喜歡小江雪啊。」三日月宗近看著還在學習飛行的小鳥們在吱吱喳喳地圍著江雪練習,瞇起眼看他放下茶杯把手放在牠們身下,好讓失平衡的小鳥們有個肉墊子。

 

「嗯…感覺…被救贖了…」剛接下一只,飛累了的小鳥索性在他掌心上休息,江雪左文字有些困惑地看著還在他身邊飛行的兩只小鳥,要是牠們同時掉下來,他要怎樣接著牠們也成問題。

 

「被救贖?甚麼嘛…為甚麼要被救贖啊?」和泉守兼定只是覺得牠們在吱吱喳喳很煩,難怪在左文字別院的都起得那麼早。

 

「因為…我們曾經…」說出曾經二字,江雪左文字感受到兀突的地方。

 

戰爭已經離他很遠,泰平之世已經到來。

 

不對。不是離他很遠,而是一個陌生的概念。

 

「不…戰鬥…紛爭…是甚麼?」突然覺得內心被掏空了一塊,即使當下是一片詳和,那份滿足也無法填補空洞。失神下,江雪左文字吐出問句,他下意識地望向空位。

 

那裡應該有一個高大的身影。

 

對了,他聽到三日月宗近跟和泉守兼定要來喝茶的時候,準備的是四人份量。可是,那個空位一直沒有任何附喪神到來。

 

「小江雪喲,你還記得老爺爺跟你說的話嗎?有關小鳥的?萬物皆有它的規則呢~」慢慢抿了一口茶,三日月宗近仍舊是一臉悠閒,已經抓到了那不詳的氣息,對和泉守兼定打了個「接下來就看小和泉你囉~」的眼色,逕自說下去:「吶,小江雪喲,你是甚麼?我們又是為了甚麼而存在的?你擺了這麼多次的空位,又是誰的吶?」

 

空洞越來越大,江雪左文字覺得他的世界將要崩潰:「我是甚麼?跟您一樣…是刀劍的…附喪神…」

 

如潮水般填滿掏空部分的,是讓他喘不過氣來的沈重場面:「…為了,戰鬥而存在…奪取…他人的性命…這是法則…」

 

彷彿看見白森森的枯骨遍佈大地,江雪左文字痛苦地閉上雙眼,好像只要這樣做,眼前的幻像就會消失。

 

可是,有一把聲音告訴他,這都是真實。

 

「太郎殿…!」被迫急了的江雪左文字喚出神刀的名字。

 

「到此為止了!」和泉守兼定對著被逼出的黑霧揮動三日月宗近的本體:「嘩,這東西有夠嘔心的!明明是像煙一樣的東西,可是砍下去像是砍人一樣的質感!」

 

黑霧被經石切丸用神力加持的天下五劍驅散,留下一臉錯愕的江雪左文字:「三日月殿…我…」

 

「哈哈哈,恢復了啊。吶,小江雪想要留在這兒嗎?」三日月宗近捧起茶呷一口,他在跟自己賭,同時也跟江雪左文字賭,假如他的願望是如此強烈,他就成全,直接讓他在現實消失,到這個他理想中的世界來。

 

「我……」嘗到理想中的世界是怎樣的江雪左文字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個世界是理想的,他夢寐以求,沒有悲傷的世界。

 

可是,這個世界,缺少了甚麼對他而言,非常重要的東西。

 

「小江雪能留在這裡啊,當然,也有人等著小江雪回去啊~」留意著江雪左文字的表情變化,三日月宗近知道自己賭對了。

 

「當然,我們也在等著你回去做茶點給我們吃!」和泉守兼定加了一張嘴。

 

江雪左文字掙扎完畢,他堅定地搖了搖頭:「這裡…少了太郎殿…」他不知自己來了多久,要說他來了面世以來至今的時間他也會相信:「沒有…宗三跟小夜…」

 

「所以…我…要回去…」

 

太郎太刀感到一直握著的手變得溫暖起來。

 

接著,他看到了,多日未見的薄藍。

 

顧不了禮儀,高大的身影將瘦削的附喪神緊緊地抱進懷內,激動得想將他揉到血肉內,一同帶到天上去。既然他不喜歡爭鬥,在充滿悲嘆的世上覺得難過,那他就放棄介入現世的紛亂中,帶著江雪左文字前往他理想的國度。

 

「江雪。」

 

「太郎殿…」

 

「請…您先說…」剛醒過來的江雪左文字說話還有點結結巴巴的。

 

「再也不准你到沒有我的地方去了。」燦金色眸子俯視著低著頭的江雪左文字。

 

「我,再也不會到…沒有您的地方…」抬起頭,江雪左文字笑著,對太郎太刀許下了承諾。

 

===================(太雪篇.完)=========================

6.

「啊!這是我的!太狡猾了!居然趁著別人在吃東西的時候偷走了我的糰子!」和泉守兼定巴巴的見三日月宗近從他的盤子中拈走了點心。

 

「哈哈哈,老爺爺只是好心幫小和泉吃一點啊~」將順手拈來的糰子放近嘴邊咬一小口:「嗯~果然是小江雪做的,清甜又軟糯!甚好甚好!」

 

三日月宗近正要將整顆糰子吃掉,和泉守兼定出了奇招:「三日月啊…」

 

「嗯?」得到了點心的老人家沒有防備地回應聲源,看到的是和泉守兼定放大的臉。

 

「嘿!」和泉守兼定湊上去吻住三日月宗近,舔吻著薄唇,不到一會便放開,留下了嘴唇微啟,一臉呆滯的三日月宗近。

 

叼住的糰子已經不翼而飛。

 

「嘻嘻!老頭還是不如我啊~」得到了戰利品──剛才在三日月宗近嘴邊的糰子。津津有味地吃著,和泉守兼定愉悅地笑了起來。

 

====================(和泉三日篇.完)===========================

後記:遲到了的江雪6月9日國寶指定日賀文──!

雖說是太雪可是太郎的戲份超~級~少!

反而爺爺跟兼桑的戲份超重的!(被大太刀砍)

能夠看這篇的太太應該是同時能接受這兩對的…我們來聊天好嘛!?QAQ


评论(7)
热度(25)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