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太雪】Moment Ring -02

【刀劍亂舞/太雪】Moment Ring -02

 

Attention:

1.現paro,又名:我與宅男同居的日子

2.會社精英太郎x死宅翻譯江雪的故事

3.OOC有,不適者請點右上逃生門離開

4.用了某組合最後單曲CD的名字,僅此致以最高的敬意與謝意。

5.未實裝(也不知會不會實裝)的刀劍男士出沒注意。

 

 

02-不要慫,只要信

 

太郎跟江雪的生活非常簡單,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除了太郎休假時會在夜間也有點活動,基本上他們比起小學生的作息更為定時。

 

跟大眾對以翻譯為本職,日夜顛倒的刻板印象不同,江雪喜歡在日間拉開窗簾,有時在書房,有時則抱著筆電、字典跟原文書在客廳的茶几上趕稿。因為本家也有經營寺廟的原故,江雪每天也有修行的時間,生活也比較有規律。

 

於同一出版社工作的江雪正宗曾經對十一點後就在通訊軟體中找不到江雪左文字這一現象表達過他的不滿:「夜間無人騷擾的時候,才思如泉湧啊!小雪你懂不懂!你試一下在夜間工作,一定能夠翻出比現在更偉大的作品!」

 

隔天打開筆電開始工作的江雪收到這條隔著屏幕也能感受到他的憤慨,頭微微一歪,好像透過空白的屏幕能見到現時在呼呼大睡的友人咬著牙寫下這條訊息的樣子。對此,江雪在這他跟位因為名字跟他一樣﹐為了分辦而染成了一頭紅髮的摯友的對話框中鍵入了回覆:『光,很溫暖呢…』

 

『而且…太郎要抱著我,才能睡得好…』

 

入夜後補眠完畢的江雪正宗抓著一頭亂髮看到這條訊息時只覺得天其實還沒黑:「要不是融成老師教誨過不能講髒話…」

 

「嘛,看到小雪過得不錯也是好的。」

 

起床氣都因此一掃而空。

 

『看來那傢伙對你不錯啊。』

 

比預定要完成的進度多了三十多頁的江雪見時間不早,正要關機準備晚餐時聽見新訊息的提示音,點開一看。

 

『嗯…太郎他很好。』

 

屏幕另一端的江雪正宗又受到了一波強光攻擊。

 

====================================================

 

因為太郎家是神社的關係,江雪或多或少都受到他的影響。佛家相信一碗水中有三千生命,神道教則認為萬物皆有靈。

 

飯後洗漱完畢,太郎在小神壇前冥想一會,江雪在房間的一角坐著,他大氣也不敢透一口,太郎的表情更是比下重大決策時來得更要凝重。

 

這是一個神聖且莊嚴的時刻,江雪把平板電腦抱得更緊了。

 

緩緩睜開眼的太郎抱起了在一旁待機的雪球──一開始會掙扎的白貓現在已經能夠乖乖地任牠兩位鏟屎官擺佈──反正儀式完成後牠就能夠得到一塊雞肉零食,何樂而不為。

 

放在太郎面前的平板已經調到去抽抽樂的頁面。

 

大手抓著軟呼呼的肉掌,此時太郎無暇去捏那粉紅色的誘惑,高大的身體帶著雪球向前探去。

 

「噹…噹…」完全寂靜的空間,只在客廰的古老大鐘的報時聲。在它響起的第一下時,太郎拉著雪球的手,往十一連抽的方格按下去。

 

平板上出現了如同櫻吹雪一樣的紙片飛舞畫面。當中夾著幾個紅紙片。

 

「怎樣…?」在一旁的江雪見太郎完成了抽新卡的儀式,挪開了角落的位置,得著太郎過來分享成果。

 

「4UR,還不知道是誰。」巨大的身影將江雪籠罩著,太郎在江雪身旁坐了下來,畫面上已經出現了新加入的人物們。雪球也鑽進了江雪的懷內,蹭著江雪身上的白檀香氣。

 

太郎跟江雪二人偎在一起看新社員出現。一個接著一個閃過,在看到本命出現時,江雪感覺到抓著他手臂的力度加大了。

 

「…呼。」終於得以抖一口氣的太郎滿足地一把抱著江雪,不多不少,新卡中本命能夠覺醒了。

 

「…恭喜您…」抱著平板的江雪抬頭看了太郎得瑟的樣子,伸長了脖子的雪球更「喵~」了一聲,似是邀功一樣。

 

「唷!太郎!昨天出的新卡,你有沒有看到?」翌日午休,獅子王在辦公室茶水間捕捉到在用著愛心便當的總經理。

 

「啊。」嘴內咬著肉片的太郎加快了咀嚼速度,骨碌一聲吞下:「昨晚覺醒了。」

 

「騙人!那可是UR耶!」獅子王差點將杯中的巧克力飲料瀉了出來,他湊近太郎耳邊,低聲問道:「老實說,你課了多少?」

 

「跟家裏的那位一樣,只有月初的時候課一萬日元。」打開了iPad,太郎點開了抽到後馬上覺醒的本命,以證明他所言非虛。

 

「公平嗎?」獅子王正處於歐洲人跟非洲人的巨大鴻溝之中,各自身而為人,為甚麼太郎跟他之間的差距有那─────麼的大。

 

「嗯?」好像聽到獅子王的問題,太郎抬頭望了望他。

 

身高、薪金跟歐氣也比他來的高…

 

好像就只有爺爺對他好這點是太郎比不上他的了。

 

不管怎樣,任何時候抱緊歐王大腿也是正確的。

 

「有沒有甚麼抽卡的玄學啊?」

 

「玄學?」

 

「就是抽卡的姿勢啊習慣那些啦,像是那種在午夜十二點用鼻子抽會出UR的傳聞那樣的!我試過那樣抽!出UR率比較高啊!但最後還是玄不救非!」

 

「為甚麼要用鼻子抽?抱貓不就行了嗎?」聽到這裡,太郎忍不住要吐槽。

 

「哦哦!歐皇請說出來打救一下非洲人啊!」終於套到話的獅子王雙眼閃閃發亮地看著太郎,這是脫非的關鍵!

 

「我跟我家那位都是晚上九點在神壇前,抱著貓抽的…」數著到第三十下,太郎把飯吞下去:「這算是玄學嗎?」

 

「算!晚上九時,神壇前,抱著貓…嗯,鵺可以嗎?」認真地記下太郎的話,獅子王像個勤奮的學生一樣舉手發問。

 

太郎認真地思考了一會:「我想,只要是寵物就可以了吧…」

 

這話讓獅子王的頭一陣猛點。

 

「對了,還有一點。」回想在他開始玩遊戲的這幾個月中的經驗,太郎毫不吝嗇地提點:「在最重要的人的注視下進行的…我想,他們強烈想要你成功的願望會打動神靈,讓你有好結果的。」

 

「喔喔喔!那我要讓爺爺看著我抽才行了!」

 

太郎在下班回家前收到了來自獅子王的謝禮──飲料店的珍珠奶茶一杯,太郎把它帶回家跟江雪分享。

 

「江雪,獅子王贈我的,要一起喝嗎?」對洗澡出來的江雪招手,太郎讓江雪坐在他面前接過毛巾,慢慢地吸走在髮上的水。

 

「嗯…為甚麼?」江雪閉上眼享受太郎給他的服務,在抹頭的時候太郎會隔著毛巾給他按摩,小心翼翼的印走藏在瓶覗色長髮內的水份,江雪覺得太郎是有意用按摩去把他眉心的皺摺都揉平,每次按摩過後太郎都會說他的表情更柔和了。

 

「今天我教他如何抽得UR的謝禮。」

 

「喔…」注視著在淺棕色的液體中一顆顆黑色的小粉圓,江雪好像看到它們在跟他說不要留下我。

 

雖然太郎跟江雪都不喜歡加入了人工甜味的飲料,可是送到面前的還是會喝。

 

太郎在替雪球理毛時,發現江雪很努力的對著空杯吸氣,感到不解。

 

「江雪?不是喝完了?」

 

江雪慢慢地抬頭,雙手還是珍重地捧著杯子:「還沒有…」

 

「杯子只剩下冰塊了。」

 

「還有…粉圓,不喝光…它們就會變成,角落生物的…」看著太郎的臉表情非常認真,雙眼中告訴太郎若是任由它們變成角落生物就太可憐了。

 

「增加在床頭上的娃娃的同伴,不好嗎?」他們的床頭上放了一對娃娃,一只白熊跟藍色的(偽)蜥蝪(其實是恐龍),是小夜覺得很像他們,存了零用錢給江雪送的生日禮物。

 

「再有新的角落生物因為被遺忘…而在這個悲哀的世上誕生…一點也不好…」只能在角落找到安心場所的它們,江雪雖然很喜歡,但也不希望有新的同伴加入它們,過著擔驚受怕的日子。

 

太郎的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那麼,便把杯子拆開吧。」

 

「嗯。」

 

===============================(02.完)===========================

後記:希望江雪正宗有機會實裝的話不會是這種性格(ry)

 


评论(4)
热度(21)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