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一期三日】一個現paro的夫妻日常腦洞

Attention:

1. 雖說是一期三日,可是搶鏡的戲份很重!

2. 三日月性轉,江雪性轉。不能接受者請右上小紅叉><

3. 其實一期跟三日月非常恩愛還自帶親馬鹿屬性

4.寫小孩比較順手真的不是我的錯…(ry)


------(正文)------

江雪聽見遠方有早鳥因清晨亁淨的空氣而愉快地放聲高歌,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遺傳至母親的低血壓讓她意識在清明與渾沌中拉鋸了好一會才發現自己正安安靜靜地躺在母親身旁。

她努力地讓小腦袋瓜運轉,試圖在昨晚的記憶中找尋三日月爬到自己床上的時間。

她敢發誓三日月沒有提起這事,因為父親出國開研討會,原定昨晚回家,三日月可是盼了半個月,江雪也很想很想溫柔暖人的父親,但她知道母親一定比她更期待跟父親見面。

因為母親比她起她更喜歡,更喜歡父親。

就是因為母親跟父親有一樣的喜歡,自己才能在三年前來到這個世界。

一期一振是這樣對她說的。

這樣喜歡父親的母親是不會拋下她用上所有手指也數不完,得用紙筆才能完整地呈現給別人看的時間不見中累積下來的思念來陪她睡覺的。

她想看看三日月眼眶有沒有紅起來,抬頭時發現母親瑠璃色雙眼中的一輪新月正將她的動靜全部收入記憶中。

「哈哈哈,早上有起床氣的小江雪在想甚麼?是在我跟御前大人視線觸及的範圍外交了男朋友?」三日月伸手順著江雪的頭髮,笑得眉眼彎彎,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沒有江雪想像的失落表情。

「……母親大人,是不是因為有了我,您才不能跟父親大人一起到工作…?」江雪小心翼翼地向心情看起來不錯的三日月問出藏在她心底的疑問。

三日月看著女兒輕聲地提問,不敢直視他,便小聲地笑了起來。

女兒在思想上太早熟,卻又脫不下於此年齡中應有的稚氣…

讓人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哈哈,是的喲。因為有了小江雪,我才沒有跟御前大人一起工作呢~」

××××××××××××××××××××××

「你真是…別逗得太過份了啊…」先前在門外偷偷舉著攝影機拍著母女日常劇場的一期一振放下好不容易才被安慰,哭累睡著了的江雪,為她調整好枕頭讓她睡得舒服。

他用著讓三日月覺得癢又又不足以令他打噴嚏的力度輕刮妻子的鼻,然後好笑地看他被想要打噴嚏又打不出來,憨住的可愛模樣——他總是能夠將三日月逼到投降,甚至迷灕地開口要求他給予更多。

「明明是御前大人擔心小江雪被人拐走才一早爬起來要我當壞人問,在門外拍攝的…看到小江雪這麼可愛才忍不住逗她一下嘛…」三日月不甘地嘟嘟囔囔。

「是是,是我錯了…」一期一振扳過妻子的肩,吻上那像是要邀請他而嘟起來的薄唇,將三日月的不滿都吞下了。

一期一振放開被他吻得暈呼呼的三日月:「還想要別的補償嗎?」

暗示的意味,非常明顯。

三日月也不是省油的燈。婚前在醫院中是一期一振同職級的心理治療師總不會拿不到外科醫師的意思。

「研討會完了馬不停蹄地回來,御前大人不累麼?」說畢,三日月慢慢躺回女兒右邊,合上眼睛。

版拒絕了的一期一振尷尬地摸摸鼻子,也跟著躺回女兒左側,一躺下便睡意上湧,抵抗不了的力量讓他很快便腦袋模糊。

在意識朦朧中,他好像聽見妻子說:「為了補償小江雪,給她一個弟弟,怎樣?」

(完)


---------------------------------------------------------------------

後記:假如看到這裡還沒被雷走還想抱走小江雪的話…

我們決鬥(不)

评论(28)
热度(23)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