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太雪】水鏡 (始)

【刀劍亂舞/太雪】水鏡 (始)

 

晨曦滲透和紙照進室內,經過過濾的光線柔和地打散了昨夜殘留於室內旑旎的氣息,太郎太刀先於懷中的人醒過來,他不動聲色地睜開雙目,細味那在天上也未曾體會過的喜悅與飛升之飄然感。直到看到安靜地睡在他懷內那頭霜色髮絲的主人在平穏地吐息著,才有一種真實感。

 

他於昨夜,一個只有螢火蟲與點點星光的晚上,擁抱了江雪左文字。並非他於交往後不久間歇性出現的美夢,而是將那夢中上演過無數次的情境,對懷內的人做了。

 

初冬的第一片雪花因他的的感情而化,與他融為一體,心意相通,那是一種他從沒體會過感覺,巧妙地填滿了他長久以來的慾望,在他努力地探求著的同時,平日淡然的人也放開了困著他的桎(理)梏(智),用著他的方法給予他回應,儘管笨拙,但也足以令太郎欲罷不能,相互索求著彼此的心情於雙方都是一樣的。

 

懷中的身板雖然瘦削,卻有著,讓他墮入塵世的重量,就好像,只要能這樣抱著江雪,只要懷中有這個在他心中占了很重份量的人在,之前希望在現世中所得到的一切,在太郎眼中也變得失色了。

 

「大哥,起來了?」次郎太刀推醒了難得跟他喝了酒的太郎太刀,張開的燦金色雙目中帶著血絲,大太刀花了一點時間才從適應日中的光線跟將焦點集中在弟弟臉上。他扶著隠隠作痛的前額,嘗試坐直身體,「骨碌」一聲,被他在睡夢中抱在懷內的東西掉落在地上。

 

難怪又作了擁抱了江雪的夢啊…太郎看見在地上屬於江雪左文字的修多羅,眼裡頓時被懊悔和他記憶中最揮之不去的場面占據,好像鼻腔中也充斥硝煙與血腥味。太郎太刀靠近跌在地上的修多羅的指尖劇烈地顫抖著,他想起那個同樣不祥的一天。

 

他還記得在部隊長在馬上忍著不適的模樣,感受到來自右後方視線的江雪左文字讓他看起來有點別扭,太郎一直看著江雪,就怕他一個不小心就沒了強裝出來的緊繃從馬背上掉下去,審神者給了江雪高楯黑為坐騎,奧州第一駿馬也是匹桿馬,以江雪的狀況而言那應該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加上來自後方關切的視線,讓江雪的動作顯得更不自然。

 

到逹目的地後,濃濃的障氣夾雜著腐敗的深重讓四周的空氣變得不潔,從側面看過能看到江雪臉上一閃而過的不適,他很快便調整好表情,試圖用理智壓下不適給他帶來的不便。太郎看在眼裡,也沒有上前幫忙,只是不著痕跡地在不影響陣形的情況下拉近了距離,太郎太刀不止一次看著江雪左文字的背影,產生了其實江雪也是來自天上的感覺,在他碰觸不到的位置。

 

太郎靠近了江雪,他的神威能夠讓瘴氣中夾雜著的不祥之氣收斂一下,令江雪能夠集中精神索敵跟分析戰場形勢,作出判斷。每次江雪作為部隊長出陣,總是逼著自己去想一個最善的策略,用最短的時間跟最少的戰力結束戰事,那瘴氣跟雜音無疑為他本就不輕的壓力加上了稻草,一直累積起來,不知哪一次就會成為最後的一根稻草令他的築起的心牆壓垮。

 

而且現在他們的關係不同彼時,比起其他刀劍,太郎太刀對江雪左文字的關注跟憐惜,多了不止一點點。

 

遍地敵方軍死亡後剩下來的白骨跟腐敗的氣味,江雪察覺到這不尋常,在徵求了部隊員的共識後,開始分開偵察現場。就似是為了請君入甕,引到獵物後,以外圍為始,將陷阱縮小。太郎太刀傾盡一生也忘不了,那濃濃的黑色瘴氣將江雪左文字包裹著的一刻跟在他反應過來之後只看到剛才江雪左文字身在的地方留下一灘新鮮的紅,縷縷的白檀香氣跟掉在地上的修多羅剌激了太郎太刀的神經。他趕忙撿起了地上的修多羅,心中漸漸起了不祥的預感。

 

時間的遡行軍在給了部隊長一個重擊後從黑霧中出現,太郎太刀看到以修正歷史為名的遡行軍一個接一個地從看不見內裡㡳蘊的黑暗中出現,在江雪左文字失蹤的情況下,太郎太刀指揮著同伴散開成一排,以對應對方的陣勢──讓兩刀留守在後其餘往前,以犧牲機動力來孤注一擲的戰術,很適合這以大太刀跟槍為主組成的隊伍。

 

最後一個乘著雷鳴步出黑暗的影子帶著濃濃的血腥味出現──他手上提著的,是已奄奄一息的江雪左文字,他脖子已沒有力氣支撐,讓頭重重地垂下,在明月底下會閃閃發亮的蒼色髪絲正任由不斷從他身體湧出來的血液往上爬,平常裹著身體幾乎不讓別人看到他肌膚的袈裟和僧袍,近著胸口的地方已成為了片片的碎布。

 

太郎看不到江雪的表情,只知道江雪正在痛苦無比地無聲對抗著──瘴氣正從四周經傷口湧進江雪體內,他艱難地呼吸著,不時嗆到咳出血沫,江雪左文字在意識迷濛中用最後一份理智剋制著的呻吟,就如一記重擊直直地落在他最柔軟的位置上。

 

他已經忘記了那天是如何取得譽,只記得在他懷內漸漸變成與他名字相襯的跟雪一樣的溫度的那位,用盡了最後一分力氣對他說:

 

「我說過了⋯⋯我、討厭戰爭⋯請您⋯保持正道⋯」

 

直到最後,江雪左文字的眉頭,仍是深深鎖著。留下來的,只有在他被攻擊時掉落在地的修多羅。

 

「啊啊⋯⋯您,已經不在了。」太郎抱著江雪給他留下來的唯一一件物件,好像抱著它,就能想起那看似冰冷卻其實在小心翼翼地不讓自己燙著別人,就像是剛被融化的雪一樣涼,又帶著讓人歡喜,沁人心脾的溫度。

 

『要是能夠,改變您在命運的分水嶺中的結局⋯⋯』

 

第一個發現太郎變化的是次郎。他看到兄長在揮舞手中大太刀時眼中已沒有任何憐憫,有一星復仇之火從燦金色中點燃開來。

 

『要是可以,令您回到我身邊⋯⋯』

 

石切丸不止一次明示暗示太郎太刀不要過於執著於過去的事上。

 

『若果,我能夠,回到您被攻擊前的時間點,先為您除去禍害⋯⋯』

 

三日月宗近說過,已過去的是歷史,無論是多麼不順心,也不能恣意介入,意圖作出改變。

 

『啊啊⋯可是,我已經,回不去了。』

 

回神過來,太郎太刀已站在記憶中最揮之不去的地方,不出現在他印象中的水灘映出了他現在已沒有任何人能夠正確地認出是他的模樣──

 

那是他,最熟悉的──

 

滑動的脊椎在圍繞著變大了的身軀不停轉圈,膝蓋上有著兩道能夠妣媄刀鋒的大角,讓他往前衝時能追加對敵方的傷害。

 

『快來吧。』

 

神墮。

 

======(第一部分.完)======

後記:這是復健⋯(躺)

暑假時反而潛水更深了⋯(笑)

希望能釣到同樣喜歡太雪的同好!來聊聊天啊!QQ!!!!


评论(17)
热度(36)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