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太雪】 A special day with you (下)

【刀劍亂舞】【太雪】 A special day with you (下)

6月9日江雪左文字國寶指定的賀文(?)

跟三日月宗近國寶指定的是姊妹篇,單獨看不影響閱讀所以上篇不看是沒關係的!因為那CP(和泉三日)很冷很冷!

左文字三兄弟有,請小心服用!

=======(正文開始)=======

審神者除了給了三日月宗近跟和泉守兼定一天特別的假期外,也給了太郎太刀跟江雪左文字二人一天休息的時間。主力六人中的四人都不需要出陣,意味著整個本丸於這特別的一天中能夠遠離戰爭。

內待太郎太刀在審神者告知他這一決定時馬上前往左文字的別院,剛好碰到三兄弟在鋪褥子的時間。聽見急促腳步聲回頭的江雪左文字,正好跟太郎太刀視線對上。太郎太刀同時對上的,還有異色瞳中射出帶著挑釁性的玩味眼神及警剔又防備著的眼神。跟弟弟們示意後,江雪左文字隨著大太刀到庭園中。

 

「是有甚麼事麼…?」江雪左文字先開口,他想他在出來的時候應該為太郎太刀帶杯茶水的,看他好像很急的樣子,也像是被他的緊張渲染到,江雪左文字也微微皺了眉頭,但又礙於不知該如何啟齒跟疑惑的抗爭中而顯得忐忑不安。

 

不知道該為太郎太刀做些甚麼,江雪左文字只好踮起腳,提袖為抹去太郎太刀在夏夜奔跑而流到臉上的汗珠。

 

「江雪,主上說我們明天都不用出陣。」太郎太刀抓起細心地為他抹汗的手,金色雙瞳中射滲出的亮點像星光一樣投射到湖藍的水面上,江雪左文字就只是靜靜地看著他,眨了眨眼後站定:「所以…明天…能夠休息一天…嗎?」

 

江雪左文字因為這難得的好消息而放鬆,得到太郎太刀點頭確認後,眉頭也舒展起來。

 

「謝謝您…特地來告知…」不著痕跡拉開了距離,江雪左文字衷心地認為這是個好消息,這代表了他所期待的,戰爭完結的日子正一步一步的到來──要是敵勢力蠢蠢欲動令戰事吃緊的話,審神者是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他們一天不出戰的。

 

而且還是這個對他而言,非常特別的日子。江雪左文字猜審神者是知道的,才會安排這天讓他遠離戰爭,好讓他悼念在豐臣軍先遣部隊登陸仁川中逝去的性命。這同時也是他獲得貴重身份的日子,被指定為國寶未能為他帶來一點喜悅,他更在意的是為那些同一天,於生命中最燦爛奪目時隕歿的生命祈禱,希望他們在極樂世界中活得安好。

 

要是能夠的話,江雪左文字希望能夠在這特別的一天跟弟弟們一起過,也許不需要片言隻語,也許在這個時候他能夠變得跟三日月宗近一樣能夠將過往發生的一齣又一齣悲劇化成故事,告訴他們。

 

「所以,明天就跟我一起過吧。」在江雪左文字組織著該如何在不嚇倒弟弟們的情況之下邀請他們跟自己一起度過這天時,太郎太刀先下手為強,出言邀請:「這也是,主上的意思。」看江雪左文字收到他的訊息後仍是面無表情,可是雙目比平常睜開了一點便知道自己是唐突了,大太刀加上了後面的一句。

 

「…這樣嗎…我明白了…」滿腔想法被扼殺在搖籃中,江雪左文字有些失落,稍微的垂下頭來,在太郎太刀眼中看來就跟以前在暴風雨夜前來神社避難的白兔一樣,確切地說,眼前的江雪左文字令他聯想到傳說中被八十眾虎騙了的因幡的白兔,只是他將那悶氣吞下,已往肚子裡去了。

 

「嘛,主上也沒有說只跟我一起過啊。」太郎太刀看江雪左文字垂頭喪氣的樣子有些好笑,便伸手在他的頭上至後頸的位置來回撫摸,這是他發現的,對江雪左文字最好的安慰。

 

雖說他更希望能與喜歡的人一起過,但看著他因此而不高興,就像他作了孽一樣。

 

被太郎太刀這樣安慰,江雪左文字在髮梢間露出的耳尖已經紅透了,他慢慢地抬起頭,深呼吸後鼓起勇氣對大太刀說:「因為…是個特別的日子…所以希望…能夠跟重要的人…一起過…」緩緩地吐出組織好的話,江雪左文字在這個時候恨死了他只有在要面對戰爭的時候才會伶牙俐齒起來堅定地反抗的性格:「所以,要是太郎殿…允許的話,我們可以…跟宗三和小夜一起過…嗎?」

 

變相承認了太郎太刀是江雪左文字重要的人。

 

「真是沒轍呢…那就一起過吧。」

 

在房間中看著屋外二人一舉一動的宗三左文字突然感嘆:「好像一直小心保護著的東西被搶走了啊……小夜你不回話的就當你同意我所說的囉?」

 

 ===========================================

回到跟次郎太刀所在的部屋,制壓了喝醉了在亂晃的次郎太刀後,太郎太刀從與現世較為親合的弟弟口中得悉了審神者同時讓主力四人休息的原因:那是三日月宗近與江雪左文字得到尊貴身份的一天。

 

回憶跟江雪左文字相處的點滴,太郎太刀也不清楚他們是如何走在一起的。

 

他是天上的刀,而他於塵世上於當權者手上輾轉的刀。

 

他渴望著展現作為刀劍的價值,而他卻認為刀還是不要使用來的好。

 

塵世紛擾太多,與戰爭相連的日子也隨之而來,他感到靈魂中渴求著戰鬥的聲音越來越高,其他同伴中也如此,就只有江雪左文字苦著一張臉說:「一旦爭鬥起來的話,必定有一方浸沈在悲傷之中…這個世界,是地獄…」

 

他本以為像他厭戰的刀,是因為以自身的弱小體會到現世紛擾的殘酷而變得悲傷。可是這想法很快便被推翻。記得第一次跟江雪左文字出陣的時候見識到被譽為太刀中最強的戰力,還有他寧可自己受傷也不希望為別人帶來不幸的做法。

 

「與內心的苦痛相比,身體上的傷痛又算是甚麼…!」在他領著的重騎兵被溯行軍削得七七八八時,江雪左文字挺身而出替他們承受了重擊,掙脫身上的袈裟與僧袍,將刀高舉過頭對著對方部隊長揮過去。那是太郎太刀第一次看見江雪左文字臉上有除了不高興以外的表情,可是,那模樣,是對戰爭帶來的不幸所進行的控訴,沈浸於悲傷中過久,已走投無路,忍無可忍下的反撲,竟讓他覺得心痛。好不容易戰勝了歸陣,他已對比平常表情更為深沈的左文字家家長改觀。

 

後來也特別注意起江雪左文字,就像主上所說的,名叫磁石,帶著引力的石頭是相反的兩極才會為之吸引吧。

 

他們很自然的越走越近,江雪左文字也在他的面前露出更多的表情。要是出陣會路過他的神社,他會從中挑選一些供品分給江雪左文字,自從看到他忍著想吃甜食的慾望,將菓子帶回去作為辛勤進行內番的弟弟們的獎勵後,太郎太刀便讓他多拿兩份予弟弟分享。

 

如今,他已經成為對江雪左文字而言,重要的存在了。

 

翌日一早,江雪左文字醒來時,宗三左文字問他:「兄長不需要再睡一下嗎?昨天晚上兄長睡的不好吧?」

 

「……沒關係…該起來了…」剛聽見這話時還有些不解,幾分鐘後江雪左文字反應過來,昨晚就像個孩子一樣過於期待今天所以時不時偷偷地睜眼看天亮了沒有,被宗三左文字發現了。

 

「嗯,那就起來吧。」成功逗了逗江雪左文字讓他心情大好,宗三左文字也很快地整理好儀容──其實他們三兄弟也一樣,對今天抱著萬分期待。宗三左文字為何會發現江雪左文字的舉動?那是因為他們也一樣…啊。

 

「我好像…有些明白昨晚宗三兄說的話了……」小夜左文字靜靜地看著動作麻利地準備著奉客茶的江雪左文字,對在一旁笑意盈盈的兄長道。

 

============(太雪篇.完)==============

後記:江雪篇也生出來了!CP是我最喜歡的太雪,也是我第一篇的太雪。

於是這個特別的日子太郎要怎樣跟左文字兄弟們過呢?

邊碼字的時候邊覺得太郎這張弟弟牌打得真好啊,要泡江雪一定要跟他弟弟們建立一個良好的關係啊!(你)

於是我家的江雪走不出純情路線了…(遠目)

江雪被指定為國寶的記念日是怎樣過的,就交由各位看倌想像了(笑)。

6月9日江雪左文字國寶指定,恭喜!

评论(9)
热度(30)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