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 A special day with you (上)

6月9日三日月宗近國寶指定的賀文(?)

=======(正文開始)========


「兼桑啊,明天帶爺爺去現世吧,我可是特地給你們放個假,要好好玩啊。」6月8日夜間,審神者對和泉守兼定這樣說完後,便腳下抹油地向大太刀的院子走去。

「哈?為甚麼…?」和泉守兼定只是收到了指示,還沒有問審神者詳情便不見人了。他回到了新選組的院子,告訴堀川國廣明天沒有出陣的安排,後者會心微笑了一下,拍了拍胸口:「明天兩位出行的準備就交給我吧!」

還沒等和泉守兼定問好像知道明天是甚麼特別日子的堀川國廣詳情就被推出門外—-這個時間和泉守兼定的戀人早已經熟睡,他還得去將那個老頭從被窩中挖出來和他賞月。

新選組離三条家的院子不近,然而會在夜色正濃的時候出現在小路上的刀劍男子們更是沒幾個,離遠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大步向他跑來時,和泉守兼定也只是側身往路邊一挪,讓大太刀有足夠的空間往他的目的地飛奔而去。

為了不打擾三条家的老人們休息(他主人對歷史甚麼的沒有興趣,導致和泉守兼定都不太清楚他誕生的國度所發生的一切。所以他知道三条家看上去最年輕的小不點今劍居然還要比三日月宗近年長的時候嚇了一跳),和泉守兼定的腳步就像當年跟土方歲三偷偷地靠近芹澤鴨的房間一樣小心翼翼,生怕有甚麼風吹草動,吵醒淺眠的人們。那時他還少不更事所以踮著腳尖走路,現在能腳踏實地也不被人發現了。

不消一刻,和泉守兼定已登堂入室,看著三日月宗近無防備的睡臉感嘆他睡著的時候還真的是把好刀啊…還有……

「真的無防備啊要是有不良份子有不軌的企圖那該拿你怎樣辦啊……」

好像現時進入三日月宗近房間的不良分子不是和泉守兼定你本人一樣啊。

「喂,起來了,說要賞月的可是你啊,老頭。」和泉守兼定推了推酣睡中的三日月宗近,對方就只是皺皺眉,不滿被打擾睡眠的翻過身去,和泉守兼定伸手去捏住那挺拔的鼻子,直到三日月宗近迷迷糊糊地睜開雙眼,用著剛起床的慵懶軟糯聲音跟他說:「小和泉來了啦…我還以為你會像西方國家的故事一樣將我吻醒呢…」

和泉守兼定好不容易才忍住沒有像三日月宗近所說的一樣將他弄醒,當然也用了極大的理智才沒有將他就地正法。甚至在一段時間的相處後能夠在危急情況下嗆回去。

「看來你是很想要這樣被對待吧?那我就不客氣了?」和泉守兼定雙手撐在三日月宗近的枕側,居高臨下地欣賞著身下人眼中的三日月,不留戀地靠在三日月宗近耳邊吹氣。

「哎哎,明明是小和泉心存歪念啊?哈哈哈…說好了是去賞月的吧?老爺爺還特地讓光忠做了月見團子啊?要是浪費了可不好。」察覺到再這樣下去可是會擦槍走火,三日月宗近連忙的坐起來,趁著和泉守兼定將燈籠內的燭火放在燭台上的時候,穿起了藏藍色的狩衣,手執梳子笑瞇瞇地對和泉守兼定招手:「小和泉過來幫我梳梳頭髮吧。」睡過後有些篷鬆的髮讓他不好整理,再者三日月宗近本來就是長年都被人服侍著,不懂得該如何打扮自己,以前都是人類為他打扮得美美的。

「真是的…麻煩別人也有個限度吧?」抓了抓頭髮,和泉守兼定接過老人家手上的梳子,開始細心的為他梳理亂掉的髮,他打死也不會承認在打理自己的頭髮也沒有這麼細心。

「哈哈哈,因為小和泉幫我梳頭很舒服嘛。」三日月宗近滿足得像只偷腥了的貓,將寬袖往上一提,掩去嘴邊的笑意,待和泉守兼定為他漂亮地綁好了頭繩,還得對著鏡子看了幾眼:「嗯嗯,甚好甚好,還是小和泉綁得好看。」

「哼哼,那當然!這可是本大爺自信之作啊?」被讚了一下的和泉守兼定摸了一把鼻子,自然沒想到工多藝熟的原故:要是三日月宗近每天都等著和泉守兼定過來為他綁頭繩,還能綁得不好看?

最後月沒賞到一半,三日月宗近抵不住睡意枕了在和泉守兼定肩上,和泉守兼定還來不及告訴他審神者的安排,更沒有向他問起到底是一個怎樣特別的日子。

雖然要帶著三日月宗近去現世逛逛,早已到過現世無數次的和泉守兼定的首選當然是江戶,那現在的名稱是東京的地方。

可是,和泉守兼定覺得要是跟三日月宗近在一起的話,要去的地方除了京都之外沒有別的選擇了。

安置好睡著的三日月宗近後,和泉守兼定不止一次發出相同的感嘆:「為甚麼睡著的時候就是個安靜到不行的美人,雖然還沒有我帥但還算是美人一枚,可是醒著的時候就老是作一些令人覺得殘念的言行呢?」

和泉守兼定,你確認你們不是同類相吸?


「總之-!我不要帶著這種東西出門!」翌日一大早,在新選組的院子出,傳出來自和泉守兼定的咆哮。

「可是兼先生今天是出去旅遊啊,不帶個水壺帶個帽子的話就不像旅遊了!」堀川國廣也不退讓。

「那個啊!這黃色的小帽子跟水壺是現世的幼稚園生才會帶在身上的東西啊?」和泉守兼定反駁著:「我是很感謝國廣你的心意啦!午餐盒我就帶走了!」

和泉守兼定從堀川國廣為他準備的東西中挑走了午餐盒跟旅遊書,便飛快地出門,往三条的院子跑去。途中又讓了一次路給跟他在路上相遇的大太刀,甫踏入了三条院子便聽到了來自薙刀爽朗又狂氣及跟他玩得不亦樂乎的短刀的笑聲,三条家是一大早便活力滿滿的院子。

「哎呀?小和泉今天來的很早嘛…」和泉守兼定找到三日月宗近時,他剛好為自己倒了早上的第一杯茶。

「是主君要我們緊急出陣嗎?哈哈,小和泉穿成這樣是要去花街出陣?」三日月宗近第一次看看到和泉守兼定穿著現世的服飾,打趣地調侃來人。

「主上今天要我帶你去現世逛逛,真是的,為甚麼是今天啊?」

「哈哈,今天嗎?是我被指定成為國寶的日子吧?」三日月宗近面對和泉守兼定的問題,淡淡的道出:「也不是個特別的日子啊?」

「啊?這還不算是特別的日子?國──寶──!可是國寶耶!你看我這麼帥也不能成為國寶,老頭你就該好好感恩啊?」

在悠長的記憶中,三日月宗近都是當權者的寶物庫中的收藏品之一,唯一離開過寶庫的時期大概就是跟著寧寧的時候?在寶物庫中他過著衣食不缺,備受重視的生活,到後來就算被指定為國寶,過的生活,投射在他身上的目光也基本沒有任何改變。

『除了來到了本丸後,認識了小和泉後,生活才出現了改變吧。變得……開始對日復一日的景色有所期待,每次出陣的隊伍中有小和泉的身影就特別令人覺得快樂啊…嗯嗯,連內番在馬廐中看到小和泉對馬沒輒的樣子也很有趣呢…』看著和泉守兼定為他翻箱倒櫃找著審神者為所有刀劍男子準備的現世衣服,三日月宗近微微笑著。要是和泉守兼定現在回頭,他一定會發現這不往平日那高深莫測又或者帶著點點調戲意味的笑容,那嘴角的弧度是如此的乾淨又容易打動人心。

和泉守兼定在三日月宗近的衣箱中找到了壓底的現世服裝,亳不猶豫地命令著三日月宗近:「換上它。」

「…這個要怎樣穿?老頭子可沒有穿過現世的服裝啊?」

擾攘一輪後終於出門的二人來到現世。

「是說,你想去哪兒?」因為是審神者吩咐,和泉守兼定也沒有按他平時的路線,一到達便直奔土方歲三資料館。

「嗯…到江戶去吧?聽一期一振他們說,現在博物館可是在作我的展出?哈哈哈,突然好想看看自己的裸體,不知會有甚麼感覺啊?」

「色老頭,原來你有這樣的嗜好?你不會覺得害羞的嗎?」

「哈哈哈,總不能只有小和泉一個能看到我的身體嘛?也算是讓老頭子服務一下廣大人們?」

「……」

和泉守兼定,男,刀齡二百餘,新選組副長土方歲三愛刀,第一次有潛入博物館著怪盜的念頭。

================(和泉三日篇.完)==============
後記:寫著寫著不知自己寫了甚麼(爆)
好久沒寫和泉三日了手感還在抓中,要是有OOC請各位見諒啊!><
雖說是上,可是下是跟和泉三日完全無關的CP XDD
有誰看出了在路上奔跑的大太刀是誰嘛?

6月9日爺爺國寶指定,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同日被指定為國寶的還有我家小公主喔!所以下篇是小公主的!(笑)


评论
热度(14)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