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宗江】江雪受版深夜創作60分一本勝負(1)(主題:淚)

【刀劍亂舞】【宗江】江雪受版深夜創作60分一本勝負(1)

第2回江雪受ワンドロ・ワンライ 題目:「淚」

 

Attention:這是推特上的一個企劃,每個周六為我補滿HP的恩物!

因為規則內的時限只有60分鐘的關係,所以寫出來的東西可能會很傷眼,請大家多多包涵!

 

江雪左文字、宗三左文字幼年捏造有。又因為是幼年所以可能會OOC,請大家不要介意!

 

要是可以接受的話,請點開下文!

================(時限只有60分鐘的正文開始)(時間:14:35)==================

 

江雪左文字常常想,自己能為弟弟們做些甚麼。

 

在他們還是小不點,在築前國過著無憂慮的生活,那個時候小夜還沒從父親的鍛刀房內面世,只有他跟宗三左文字的日子,長得比他要高大強壯的宗三左文字更要像哥哥吧?

 

「江雪江雪,你看,父親今天帶我出去的時候採回來的!」年幼的宗三左文字在遠遠地看見在大門等候著的江雪左文字,掙脫了一直緊緊牽著的左安吉的手,三步迸兩步的向視線中的小人跑去。待他來到江雪左文字面前,已經氣喘連連,江雪左文字便會向他遞出那被他小心翼翼地端在懷中的竹筒,然後走到他身旁為他拍背順氣。這時,宗三左文字就會邀功的向江雪左文字送上在一路上看到的,他認為江雪左文字會喜歡的東西。

 

「……謝謝你,很…漂亮哦。」微微勾起了嘴角,接過了小生靈,江雪左文字的眼底不其然地滲出一絲的悲傷:斷了根的小生靈是無法得以活至天命已盡的時候的。為甚麼宗三就是不知道這點呢…

 

宗三左文字覺得,這個時候的江雪左文字只為他一人綻放的笑容,比起他採的小花更漂亮。

 

「哈哈,宗三就只知道給江雪帶禮物呢,真會哄哥哥開心啊。」比宗三左文字遲來一步的左安吉將披風解下掛在手上,侃調著兩兄弟:「每次出去都帶點花回來,我看江雪的房間都快要變成花園了吧?」

 

「…沒有的事……」小小的江雪左文字抬頭,眼神向他傳遞著是不知所措的情緒,臉上小小的紅暈在宗三左文字的眼中看來,比夕陽西下時在天邊漫開的紅霞更為吸引人。

 

「啊…歡迎回來,父親大人、宗三…」看到左安吉臉上帶著玩笑的表情,江雪左文字才反應過來:他應該先向父親請安的。

 

向父親大人請安過後,宗三左文字拉著江雪左文字來到他們兄弟倆的小院子,因為比較高大的關係,新來的女房們起初都認為宗三左文字才是哥哥。

 

待宗三左文字去整理的時候,江雪左文字抱著小花回到房間──房間內有著幾個不同大小的容器,江雪左文字將手上的小花放到其中一個茶杯裡,再為它們添些水。

 

他已經無數次的想對左安吉說,其實他的房間不會變成小花園,因為那些斷了根的生靈不到幾天就會枯萎──在他們未能完整的破土而出時,已經失去了生存的機會了。

 

他也無數次的想要對宗三左文字說,不要再為他折斷小花了,要是可以的話,請連根拔起。可是,他每次看到宗三左文字對他笑意盈盈地遞來小花的時候,便將這話骨嘟一聲地吞回去。是呢,很怕髒的宗三會為了他去弄污雙手採花,就為了哄他開心,他不能夠對宗三有再多的要求了。

 

所以,江雪左文字就只能讓這些已經失去了生息,要在最美麗的時候凋零的花們,延長了牠們最為希望的、綻放的時間。

 

作為哥哥,他沒有教導宗三該去珍惜生命,導致兄弟分別後經歷巨變的宗三左文字有著自毀的念頭,他也無法幫助。可是他沒有想到,左安吉帶著宗三左文字去賣掉所鑄的短刀時,宗三左文字已經明白那種也許以後不能再相見的感受。

 

在小夜左文字面世前的一個降雪後的下午,宗三左文字拉著江雪左文字在小院子中堆雪人,江雪左文字霜色的長髮在他眼中,跟遍地的銀白互相映襯著,甚是好看。

 

「江雪,你在這裡等著,我給你看看昨天晚上降雪的情況是怎樣的!」說畢,宗三左文字挽起了袖子,手腳並用地往樹上爬。

 

「…可是……」江雪左文字想要阻止,可是看見宗三左文字臉上興致勃勃的樣子,馬上換成另一句:「那你…小心點…」

 

江雪左文字站在樹下,緊張地盯著宗三左文字慢慢往樹上爬的背影,每次他像要滑下來的時候,江雪左文字覺得他的小心臟也快要跳出來了──他從沒有像這一刻,更感受到心臟的跳動。

 

宗三左文字在快要到達終點的時候,腳下一滑,從樹上摔了下來。幸好樹下有柔軟的雪作緩衝才沒有受傷,可是在往下掉的時候被樹枝劃傷了臉,在他胡亂地抹著臉的時候沾了一手的鮮紅。

 

「嗚…嗚嘩…!」宗三左文字坐在地上哭了起來,這下子將江雪左文字嚇壞了。

 

女房們應該被他哭喊的聲音驚動了,很快就會過來,在宗三左文字身邊判明了一切後,江雪左文字用袖子將宗三左文字的臉跟手抹乾淨,再蹲坐在他身邊,哼起了在宗三左文字未面世前女房們給他驅除惡夢的安眠曲。他想,要是安眠曲能夠為他驅除令他不安的因子的話,那也能夠為宗三驅除此刻困擾他的不穩定吧。

 

「…沒事的,臉上的傷,不會留疤痕喔…」一曲完了,宗三左文字也止住了眼淚,眨巴著水靈的湛藍雙眼看著他。江雪左文字也用能夠包容一切的湖藍雙瞳看著他,他知道宗三左文字最在意的是他的相貌,便安慰著他:「這只是小傷…父親大人…會治好它的。」

 

「可是,這樣江雪就不會喜歡我了?」

 

「…不會,我…最喜歡宗三了…」

 

「要是我臉上有傷疤也是?」

 

江雪左文字看著宗三左文字,愣愣地點頭,他覺得事情好像向著一個他控制不了的方向走去。

 

「…那,江雪在之後要成為我的新娘喔!」

 

沒等到江雪左文字的回應,他們便被聞哭而至的女房們向自抱起來,分別帶往左安吉及淨身處。

 

作為兄長,他只能在宗三受傷的時候陪在他身邊,唱著那時他不知道歌詞意味的小曲。在後來,他們被強逼著長大,在沒有預期之下分別,待奉著不同的主家,經歷不同的歷史,江雪左文字知道宗三左文字所經歷的苦難,美麗又強大的宗三左文字在被捕、削短,經歷燒失、重鑄的時候,在遠方的江雪左文字也只能夠痛苦地為他祈禱。

 

『要是…那一切的苦難都在我身上發生,那我…是不是也能盡了作為兄長的責任…?』

 

從一個悠長的夢中醒來,江雪左文字看到在佛堂外等候著他的附喪神們,為首的是江雪左文字從沒有見過的人。他有著粉色的髮,右瞳是他很喜歡的祖母綠…而左瞳…是他最熟悉不過的湛藍,那氣息……

 

『他臉上掛著的笑容,為何會如此悲傷…?』

 

「宗三…?」不確定地喃喃吐出兩個音節,江雪左文字閉上雙眼,要是眼前所見的是虛幻,那他也只好閉上眼睛感受。

 

「是的喲,江雪,是我啊。」宗三左文字知道江雪左文字也許是被他現在的模樣嚇到了,事實上他也不抱江雪左文字會將他認出的想法。

 

然而,江雪左文字做到了。

 

宗三左文字上前將比他矮了一截的兄長納入懷中,悄悄地抹去了江雪左文字眼角湧出了的淚水,在其他同伴的眼前隱去了他最喜歡的兄長最為脆弱的時刻。

 

============(end)(時間:15:34)============

 

後記:我都不敢相信我用了一小時完稿了!XDDDD

因為時間關係所以收尾收得有點急,幼年的宗三設定沒有寫出來…有點失敗呢…

在經歷燒失重鑄前的宗三應該是有著左文字家標誌性的藍色系頭髮跟雙眼的,而且根據記載,宗三是太刀的時候長2尺6吋多(86.67cm),而江雪是2尺5吋8分(78.2cm),所以才有了宗三比江雪高大強壯的設定。

 

所以在各為其主之後左文字兄弟只在審神者手下再會的話,我們所熟悉的宗三,那個姿態江雪是沒有見過的。

 

希望不要傷到大家的眼睛!

兒童節快樂!!

 

今天公佈了第三回的題目,分別是「兄」跟「求婚」,於是就梗就來了!(你!)會是太雪還是一雪呢?:p

結果公司的網絡上不到lof…希望不會太遲:)

 

我們下次見!>w<


评论
热度(35)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