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守兼定/土方歲三中心】那夜,在池田屋的他和他

那夜,在池田屋的他和他【和泉守兼定/土方歲三中心】


*只是個腦洞。

*池田屋事件的土方主從side



「副長!薩長密會的地點確認了是在池田屋,請增援!」


跟著土方從四國屋於昏暗的街道上奔跑,和泉守兼定緊緊盯著土方,他能知道土方的腳步比平日稍嫌促亂,便不發一言地讓自己的步速跟上。


視野中同伴的身影逐漸放大,已停下來的土方冷靜地指揮著增援隊伍:用新選組能夠動用為數不多的成員全面封鎖池田屋。


和泉守兼定有樣學樣,有條不紊對新選組的刀劍們下達命令。隊士們遵循土方指示到各自的崗位就位,土方黛紫色的眸子掃了和泉守兼定一眼,會意過來,和泉守兼定也聽到遠處的腳步聲漸漸放大。


「這是會津藩,這裡將由我們接手!無關人等速速離開!」


「…混蛋,會津藩的人來的真是時候!」和泉守兼定看到了受傷的同伴一個接一個地退下火線,血腥味在夜間沈寂的空氣中瀰漫,這是他們新選組的血汗,若是此時被津的人接手,等同讓同伴的血白流,讓到口的肥肉拱手讓人……


這是他們新選組揚名、洗刷芹澤帶來的劣跡的好機會…「無論如何,就算是阿歲的命令,我也不會讓他們越過這裡一步!」和泉守兼定走到土方身前,右手已按在刀柄上,準備於藩士接近前威嚇他們。


「住手。」土方啐了一聲,制止了和泉守兼定將要拔出的刀。


「阿歲?要是讓會津的人接手,隊士們所流的血不就白費了嗎!」正要沈不全氣的跟土方理論,便被他一個眼刀禁聲。


土方上前與和泉守兼定並肩,再次睜開雙眼時已帶著攝人的氣勢,讓會津藩士們不敢靠近:「新選組正在內執行職務,任何人等不得擅自內進!」


「誰沒有穿著羽織進去的話,我們殺紅了眼的隊員可會錯認是薩長派,到時刀劍在你身上打招呼,這就不是新選組的責任了。」


==============================================


和泉守兼定看著奧澤被抬出池田屋,胸口失去起伏的動力。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著幾個時辰前還生龍活虎的同伴失去生命氣息,和泉守兼定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


「他們…都是很好的人啊。」


「啊啊。」


「阿歲…你都不哭嗎…?」他已經快要吸鼻子了。


「……喂喂,你都將我的分哭出來了,我再傷心也不好意思哭吧?」


「可是…阿歲你都不哭……不對,我沒有哭!」將袖子遮蓋著雙眼,和泉守兼定為同伴逝去而湧出的思念與敬意,被大袖一一吸收。


「真是的,就沒多少人能夠看到你……」所以盡情地哭出來啊,連同我不能表露的那份悲傷。


土方撐著臉,待和泉守兼定發洩完畢,變回那最近流行又實用的帥刀,與他並肩於朝陽下往八木宅歸去。


========(END)========

评论
热度(1)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