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江雪左文字中心/獅雪】雪誦 (1)

【刀劍亂舞】【江雪左文字中心】雪誦 (1)

 

【獅雪的回合】

 

獅子王在太刀的獨立間門外躊躇不定。帶著據說有助傷口復原的茶,提起了左手想要將門拉開,卻又覺得這樣不妥,便將竹筒交往左手,可是剛舉起了右手,察覺到有甚麼不對。

 

要是暫住在這的人在的話,看到他在紙門上的投影,還有無意之下的腳步聲,怕是睡了也會被他無意識下的無禮吵醒。

 

可是裡面還是寂靜無聲,獅子王想,該不會是因為現在的主人是個安靜得不動聲色的傢伙,圍繞著他的氣場同時也令房間變成了如冬季降雪後的山腰一樣吧。

 

腦袋中閃過了無數可能的獅子王最終下達一個結論:「該不會是因為他拒絕了讓刀匠為他治療,選擇了讓傷口自然而癒的方法,身體受不了所以昏迷不醒了?」喃喃自語過後,獅子王帶著焦急與不安用力地扯開了門,也不管紙門承受得了他的力道與否,也沒有考慮暫時行動不便的同伴可能會有其他行動,例如會披著外衣向門的方向走去,又或者出現在獅子王眼前如下的景象:

 

房間內用作取暖用的炭爐早已熄滅,紙門打開造成對流將殘餘的一絲溫度都帶走,獅子王定睛一看,卻不見應該在休養的江雪左文字──被子被揪開了一角,上面已經沒有任何有人曾在上面休息過的痕跡。

 

獅子王奪門而出,在本丸四處走動,想尋回那憑空消失的人。走遍了本丸也看不到那挺拔的身影,細雪悄悄地從灰濛濛的雲絮中飄下,獅子王開始擔心他安靜厭戰,律己以嚴又冰冷的同伴的安危。

 

他走出了本丸,往日間出陣的方向出發,卻發現他遍尋不獲的人,只穿著單薄的裡衣,一個人在夜裡蹲在小路上,因為背對著人的關係,獅子王看不到他在幹甚麼,但從江雪左文字微微發抖的肩看起來,他正在焦急。

 

憑常理而言在冰點以下的雪夜中看見他人微微發抖,第一反應是覺得他是冷成發抖,但從那挺拔的背跟空氣中細小不同的氣息,獅子王明顯的感受到江雪左文字的焦急。

 

獅子王慢慢地走過去,試著學江雪左文字,靠近他的身邊蹲著。似是早就被腳步聲出賣了,獅子王靠近的時候江雪左文字的表情甚至沒有絲毫改變,還是那樣嚴肅得看透了世間一切的臉,困擾他的就只有他感受到無窮無盡的悲傷而不能令眉頭鬆弛起來的表情,只有雙眉的間距更近,眼中流轉的色彩溫潤而帶著細不可聞的激動,讓獅子王感到他的焦急。

 

往下一看,發現江雪左文字的手,正在為一株幾近折斷的不知名小花充當著支撐。雙眼中的焦慮正是為這株小生靈而起。

 

「不去休息跑出來就是為了它?」獅子王覺得要是他不說話,就得跟江雪左文字一同落得在雪夜中一同寂靜地僵成冰雕的下場,而且他再不說點東西的話……就不像平時的獅子王了。

 

江雪左文字沒有回應,要不是他眨了眨眼,獅子王一定會認為他是凍僵了,過了一會,獅子王覺得在他們肩上的雪都要積起來時,江雪左文字才納納地吐出幾個字:「…不支撐著它的話,明天…就會死掉的…」仍然是一貫清冷的聲線,可能因受傷的關係而令底氣不足而變得有些飄渺起來,平淡地告訴獅子王他只是在做他的分內事,就跟每天早上都會從心內默默誦經一樣。

 

「支撐…?」獅子王往江雪左文字手上一看,他手上的小花…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啊…!對、對不起!」獅子王想起來了,日間出陣受傷的江雪被他抱在馬上飛奔回本丸時走的正是此路,當時策馬的獅子王感到懷中受傷了也不哼一聲的同伴有一下僵硬起來,往他視線的方向督了一眼,這株急著往路上攀伸以證明比鄰近的小花更為優越的小生靈被馬蹄掃過而折腰的姿態就印進了腦內。這下他才意識到自己策馬時沒有注意到的情況,原來被江雪左文字記在心中,他想到這株植物是因為他的關係而落得如斯下場,便蹭一下起來,對著它,還有一直在意它的江雪左文字躬身道歉。

 

江雪左文字只是不捨的將視線從小花中收回,緩緩抬頭,正視獅子王,獅子王才發現江雪左文字的眼睛是深沈寂靜,彷彿能夠包容一切的湖藍色。江雪左文字的眉頭皺得更緊了:「您…何故…要道歉…?」

 

「因為是我策馬的時候不小心…實在是很抱歉!」像是感染了江雪左文字對這自然萬物的敏銳,從不注意這種事的獅子王覺得這株小花的生命尤其重要。

 

「……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靈機一觸,獅子王的行動跟他的想法同樣迅速,江雪左文字沒反應過來,獅子王就已經從他的視線內消失了。

 

留下江雪左文字一人依舊在執著那柔弱、幾近折斷的莖在小雪中相互支撐著。

 

看著一片白皚皚上的小坑,江雪左文字還是讀不懂獅子王的行動,他的直覺令他確信獅子王會回來。

 

不一會,一點灰黑色在他視線中慢慢成為一個人的身影,直至成為一個足以籠罩他的影子,再以江雪左文字不適應的速度蹲了下來。他轉動眼珠時獅子王已將披風為他披上,未待他開口詢問這行為的用意何在,獅子王便像一個以為自己做對事等待著長輩讚賞的孩子一樣,自豪地在鼻子上摸了一把:「外面冷啊,披著它!」

 

然後變戲法地從懷中拿出了一枝木筷,在收到江雪左文字的疑問目光,再次開口:「用這個支撐著小花說可以了啊!總不能一直待在這裡等它吧?」然後掰開了江雪左文字幾乎與周邊同溫的手,那細小的生命在他鬆手的一刻便軟軟地萎下去。

 

獅子王將筷子筆直地插在土內,留下了花的高度。會意過來的江雪左文字則微微側著頭,安靜地看獅子王的作業,他抓起披風一角也給獅子王披上禦寒,即使是提手的動作也為他脇下的傷處帶來揪心的痛楚,江雪左文字還是不吭一聲,只是咬著下唇將痛楚忍下,見獅子王專心致志的表情,他不好出聲又或是做出大動作打擾他。

 

此時,獅子王將臉轉過去看著他。

 

「…披風大,可以一起蓋著…就不冷了。」不好意思地低頭,江雪左文字不知道自己的眼神可以往哪裡放,游移不定,最後還是將注意力集中在獅子王的手活上。

 

「呃…我說…」沒料到獅子王開口便吱吱吾吾的:「我好像忘記了…找固定的東西…」江雪左文字將視線技向獅子王,見他一會抓了抓金黃的髮,一會又抓了抓身上的衣服,總之就不知道該將手往哪裡放才能掩飾他的痞態。

 

江雪左文字發出了細不可聞的氣音。以為他又在嘆氣的獅子王覺得在本想在同伴面前建立信任,最後結內是出醜了的他實在是遜斃了。

 

始料不及的是江雪左文字拆下了手上的繃帶給他:「這個…湊著用的話,應該可以。」舒展了的眉頭,雖然聲音還是清冷清冷的,但又好像有了一點溫度。

 

完成一切措施後,獅子王催促著好不容易才說服他安心下來的江雪左文字回單間休息。甫起來,江雪左文字就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幸得獅子王眼明手快將他橫抱起來。

 

「蹲太久覺得頭昏是正常的,嘛,反正本丸中所有人都睡了,只有我看到了,作為剛才你也看到獅子王大人的有失威風的樣子,我會將這事保密的喔。」真正的將人抱在手上時,獅子王才發現他傲骨且高潔自持的同伴比他想像中要瘦一點,下午感受到的重量有大部分都歸咎於那內則有軟甲的袈裟,脫下那讓他看起來有點笨重的袈裟後就只剩這點斤兩。

 

「……」江雪左文字覺得如果現在有個洞在地上的話他一定會選擇將自己埋下去。將披風捂著自己的臉,算是默應了獅子王的行動,而且他還覺得四肢有些軟,還是任著他才是一個比較理想的做法。

 

「……哪筷子…是誰的?」

 

「啊啊,我隨便從灶房拿來的,是三日月宗近的啦。反正是他的話,丟了也是正常的嘛!」

 

=========(TBC)========

後記:其實這是個練筆…字數又爆了實在是不好意思…QQ

因為我家江雪小公主還沒有站定CP的關係,就從被安利過的CP中找些駙馬的人選來練練手感,就看看哪一對寫來最順手就站…(喂)

被安利過的有獅雪、宗江、太雪、岩江跟一雪…

所以下一篇會是宗江的回合XDD

如果各位看倌有意見的話…請提出!要是能幫我家小公主站定CP的更好!(毆)

 

那…下次見!>w<

评论(4)
热度(22)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