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Chronicle (番外) 【刀劍亂舞feat. 戰國無雙 江雪左文字/毛利元就中心,微和泉三日】

【刀劍亂舞feat. 戰國無雙】Chronicle (番外)【江雪左文字/毛利元就中心,微和泉三日】

*歷史錯亂有,小公主在被江雪齋持有前已經叫江雪左文字的設定。因為元就公死後小公主才被江雪齋持有的,所以在這篇文內設定了這個BUG,請見諒。



 =======(正文開始)=======

「哎呀…這裡怎麼會有個小佛堂?」毛利元就難得的要單獨前往備前國,本應向東山陽道走去,卻錯看了太陽的方向往西海道方向跑去。眼看面前海的彼方就是島津勢力範圍,不好意思地抓抓頭走回頭路,卻在山蔭中走進了一條小路,發現一座小佛堂。

 

元就聽到了有門關上的聲音,警剔地四周察看,只聽到枝葉在微風下互相磨擦得沙沙作響的聲音,同時也顯得那一聲「咔」特別突出。他沒有感到四周有任何殺意,便放下提起了陽神八咫鳥的手,向前踱步而去。他想,是小佛堂的話,去參拜一下上個香也是不錯,就祈求佛祖讓他順利地到備前國去吧。

 

拉開了小木門後,元就發現了一雙安靜又溫柔的眼睛。

 

江雪左文字抬頭看著那雙出現自己倒影的雙眼。他定定地看著,就像一尊不動的娃娃般──人跡煙少的長門國山道甚少有人到訪,被左安吉帶到這兒丟下後就一直在此過著清靜的生活,偶爾有人接近便像今天一樣藏起來,而且,從來沒有人像元就一樣能夠走出陣法順利發現小佛堂。

 

「咦?是個可愛的小姑娘啊?還是該說,是把漂亮的刀呢…?」元就笑了笑,將江雪左文字抱出佛堂,第一眼看見這個乾淨的孩子他便喜歡上了,心想備前國之行雖走偏了,但還是有意外收穫啊。

 

「您…怎麼知道…我是刀…?」被闖進來的人發現的驚訝令江雪左文字開口。

 

「欸?難道不是嗎?無論你是不是刀,一個人留在這兒也太危險了,願意跟我回去嗎?」元就輕笑,他感受不到眼前的刀有血腥的味道,想著大概是迴避著殺戮才會在此隱居吧。「據說帶著刀匠意志的刀都會成為有形體之物,看來是真的啊?嗯…看你身上的標記物…好像在哪本有關南北朝的記載中看過呢…是左文字?」

 

「……江雪左文字…我的名字…」

 

「那麼,叫你江雪可好?」

 

默默地點頭,江雪左文字很喜歡這性格敦厚的人,雖然他身上有著血腥味道…

 

可是…不討厭。

 

沒有抗拒元就的邀請,江雪左文字就跟著他回安藝。他才知道,這個人是有著謀神之稱的大名,曾經上過戰場多次的男人。

 

江雪左文字跟著毛利元就的生活很愜意,元就篤信法華宗,在本家中就有座小佛堂,江雪左文未每天清晨就跟著他到佛堂內唸經生活,就像之前一樣。

 

除了突然多出很多很多的…家人。

 

江雪左文字生於南北朝最為動盪的年代,陪著左安吉鍛刀時看過兄弟們不久便與他們分離,之後有聽過二弟在大名手上輾轉,自己則是討厭著血腥而被左安吉帶到大海另一邊的山上。

 

那時他太小,直到記憶漸漸地累積起來,才發現應該有著最親密關係的兄弟們只佔據著其中的一小塊。與之成反比的,是他內心日漸膨脹的,對他們的思念。

 

元就的孩子很多,與江雪最為親近的是三男德壽丸,元就將江雪介紹給德壽丸認識的時候德壽丸還開了個小玩笑:「父親大人,江雪是很漂亮的刀沒錯,但他可是男孩子啊?」

 

江雪左文字靜靜地眨了眨眼,意會到是甚麼一回事的他低下頭來,元就不意外地發現這孩子霜色的髮中露出了一小節發紅的耳尖。他輕輕地揉了揉孩子的髮,就像對其他的孩子們一樣,元就本來想讓江雪成為德壽丸的配刀,但總這幾天的相處之中,他明白江雪有著柔軟的心靈,不願成為沾染血腥,斬斷一切的存在。

 

「哎呀哎呀…還真的要去備前國一趟啊…今次讓隆元跟我一起去吧。」德壽丸的配刀還是得去拜託備前國的刀匠們啊,雖說帶回了一把好刀回來,但元就明白他要尊重江雪的意願,深受佛法薰陶的江雪實在不宜作為利刃到戰場上,那會將他沾污,推入無法被拯救的輪迴當中。元就已經將名刀帶到濁世上,不能再強求他作違心事了。

 

「雖然知道你不喜歡爭鬥,但也需要有自保的能力呢,日後就跟德壽丸一同習刀法好嗎?」在出門前,元就對著江雪說,這也是江雪左文字變得強大的理由。最後元就從備前帶來長船光忠,在江雪眼中只是一眨眼的時間,德壽丸已獲賜名隆景,繼承小早川家去了。

 

「會寂寞嗎…元就。」某天午後,被對外稱已過世實質隱居的元就抱在懷中一同閱讀史記,江雪左文字突然拋出了一個問題。

 

「啊?江雪你寂寞了嗎?也是呢…隆景在小早川家啊…」元就難得的將書放到一旁,低頭對上那雙安寧的眼,他覺得這樣蒙混下去搞不好會惹這孩子生氣:「要說是看著親友們一個個先自己而去的話…難免會有一些失落,就像我帶兵出征的時候啊…雖然是不想要開戰,但有時主導權不是在我手上呢…」

 

「每次戰爭…總是會為大地帶來無盡的悲傷…一直都是這樣循環著的…那不就是歷史麼…?」

 

「這樣啊…」元就大概已經知道江雪想要指明的是甚麼了:「江雪知道我為甚麼喜歡歷史嗎?」

 

「……」江雪搖頭,霜色長髮靜靜地掠過他的背,他認真地在聽元就的話。

 

「因為那些都是前人的經驗啊,能夠增廣知識…我喜歡在戰事上用計謀,就是為了能夠以最少的傷亡去換取勝利呢…雖說殺生是佛家大忌,但身在其位就得為家族的繁榮著想…我可是毛利家的家督,自然要保護家族,還有毛利領中的平民…讓他們過上好的生活,不受戰事踐踏…我所描繪著的未來地圖,大概就是沒有爭鬥的太平之世吧?所以…才會要求家臣們同心協力地抱著這個希望去努力,哪怕是在戰場上…」元就拿起他的武器,久未上戰場的他沒有鬆懈地每天做著保養的工作,就怕某天需要他這副老骨頭再上戰場為家族而戰。

 

「我明白你不願沾上鮮血,只是,在昏暗的亂世中,光坐著不動的話,明亮的太平之世是不會到來的,必須要有人站出來,我自問沒有讓天下泰平的時間,所以就只能在我有限的時間內讓領地中每個人都能夠過著比較安穩的生活吧…」頓了頓,元就看到江雪左文字皺了起來的眉頭,放下陽神八咫鳥,摸到了手邊的茶杯,呷了口茶。

 

「這些也是歷史的一部分啊,老實說,我也很想要親眼看見那個泰平之世到來…還只能說一句時不與我吧?跟你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人的身體是會慢慢衰老逝去,而江雪你作為刀,只要一天不折斷便不會消失,作為意志般的存在…所以感受也會與我不同?」

 

「…嗯,從書中看到…泰平之世…從來沒有長久過…」小手緊緊地抓著佛珠,他還是無法理解這一切。

 

「哈哈…在你的眼中看來的確如此呢。可是,人的一生啊,就只有幾十年的時間,所以一、二百年的和平,對我們而言,已經是一輩子的幸福了。這種對和平的嚮往,大概就是推動時代流動的力量吧…我也有一天,會成為歷史書的一部分啊。」

 

「……」無法反駁元就的話,江雪左文字知道他是最沒有資格反駁的人。他看著德壽丸成為隆景,元就也成了白髮蒼蒼的老人,而自己還是一副小孩子的身體,縱然他已經比毛利家中的任何一個人活得還要長久。要是元就跟他一樣有著接近永恆的生命,感受可能會跟他一樣吧。江雪左文字是這樣想的。

 


「江雪啊…能代替我,在歷史的大河中繼續游動,並記錄它嗎?」這是元就對江雪說的第一個請求。

 




「啊…真難得小江雪在睡覺啊?」遠遠地看見江雪左文字,三日月宗近離開了和泉守兼定身邊向江雪的方向踱步,見人沒有發現他們,靠近一看才發現他安靜的茶友在小睡。

 

「嗯…仔細一看小江雪也是美人呢…五官清秀,睫毛還長的很…白白的臉,小和泉你說摸上去會不會像糰子一樣柔軟啊?」說完,三日月宗近便伸手想要摸一下江雪左文字。

 

可是他的魔爪沒伸出幾分,便被隨後而來的和泉守兼定抓起來:「別性騷擾別人比較好啊?而且啊,我的臉比他吸引,不是嗎?而且啊…」和泉守兼定將三日月宗近拉正,跟他對望,他抓起了三日月宗近不安份的手,往三日月宗近的臉上一捏:「你自己的臉也很好捏…你沒發覺嗎?」

 

「哈哈哈,小和泉這是吃醋了?」會意過來,三日月宗近爽朗地笑著。

 

「沒有!」和泉守兼定堅決否認。

 

「嘛嘛,好吧…」三日月宗近收斂了笑容,伸出手往和泉守兼定的臉上輕輕一捏:「小和泉保養得真好啊…」

 

「唔…好吵…」沒有被小騷動吵醒,江雪左文字喃喃囈語,他還沈浸在元就因為他成功摘到了柿子而高興得抱起小小的他原地轉了幾圈的夢中。

 

那是一個沒有戰爭,沒有硝煙,沒有悲傷的世界。

 

在那裡,他們都笑得快樂。

 

========(番外.Fin.)=========

後記:所有都完結了,同時也了結了我想寫刀劍feat.戰無的怨念…

是小公主跟元就公的文…算是江雪作為中心的小故事,最後還是忍不住要寫點和泉三日:)

身體好多了就能夠多寫點東西,所以…身體是本錢啊!><


评论
热度(26)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