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 Chronicle (中)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 Chronicle (中)


三日月宗近在本丸的生活被安排得妥妥當當──他從前使用的房間沒有被收拾清空,三条家的院子中某一個空置房間早已成為每天內番隊的其中之一個工作地點。

 

今天內番負責這邊的是剛下了畑番的江雪左文字跟和泉守兼定,審神者說房間的主人回來了,讓他們過去一次幫他收抬,然後就將房間交回給三日月宗近。

 

看了眼身後有些別扭,不怎願接近三条家院子的和泉守兼定,江雪左文字將手中花盤交給和泉守兼定:「我想,由你送給三日月宗近…會比較合適。」他抿嘴回頭,眨了眨眼也不見和泉守兼定回應,便接著說下去:「我去拿用具打掃廊下的地方,您就進屋看他有沒有別的需要吧…」

 

和泉守兼定無法反駁,但他還沒有從因失而復得又懊惱無比所弄成的一糰糟思維中理出個毛線頭來便要面對當時人,雖說是審神者的命令,但和泉守兼定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有冷靜的時間。

 

但又很想要再見到三日月宗近。

 

江雪左文字就是看穿了這點,才會留給他們時間。

 

可是,該用怎樣的開場白、如何打開話題又或者要不要直接問他「難道你已經不記得甚麼甚麼了嗎?」……和泉守兼定還沒有想到之餘,已經踱步來到那個他熟悉不已的房間前。

 

「哈哈哈,那明天就拜託你了啊,鶴丸。」

 

「你這個想法一定會把主上嚇一跳的!那,我明早再來找你囉。」未等和泉守兼定伸手,紙門已從內拉開,出來的是鶴丸國永。

 

「哎呀,真是嚇了我一跳呢,和泉守兼定你已經有很久沒來了,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是想要來嚇老人家的嗎?」掃了和泉守兼定一眼,鶴丸國永回頭,一屁股坐回去坐墊上,繼續當他的食客。

 

「主上讓我來看看前輩有沒有任何需要幫他打掃的地方…」看到鶴丸國永,和泉守兼定就有一種無力感,雖說鶴丸國永能夠打破自己與三日月宗近同在一室的尷尬,但偏偏是這個跟三日月宗近認識了很久的傢伙。

 

在這個不小的和室中,老相識鶴丸國永跟三日月宗近有著共同回憶,而他,和泉守兼定就是那個格格不入的人。

 

「哈哈,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就不客氣了囉…還帶來禮物了呢…」三日月宗近在看到和泉守兼定時眼睛有閃爍了一下,然後就被他低頭挪開位置的動作遮掩過去。三日月宗近有些在意這後輩,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將自己抱得不能動彈,任誰也會很在意。

 

「喂,這個我放在這邊可好?」和泉守兼定將手中的盆栽置於矮案前──三日月宗近喜歡在上面放香爐點燃薰香,菖蒲有吸附微塵的功效,想必也對老人家的健康比較好。

 

「嗯嗯,甚好甚好,是紫色的菖蒲啊…」三日月宗近看清楚盆中的植物,心想這後輩還滿進取,可是看他認真天有些單純的臉,又不像是知道紫色植物的花語,便微笑起來:「我可喜歡呢…哈哈,這葉子真可愛!」說著還伸手去拈了柔軟的綠葉,將它輕輕地壓下去再因自身韌性回復原本的姿態,來回幾次後被它逗得咯咯地笑了。

 

和泉守兼定對此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欸,我記得你以前不怎喜歡菖蒲來著?說是帶有毒性的草會對主人不利所以是不祥之物,現在居然會喜歡…還真是嚇了我一跳啊。」

 

「哈哈,因為後來有人告訴我其實菖蒲可以入藥,還送過我菖蒲,只是那時我不懂打理…」察覺到有兩股疑惑的視線,三日月宗近歪著頭搜索著相關的記憶,最後發現可能是自己活得太久,有些事已經忘了:「可是…是誰跟我說這個的…嗯,爺爺的記性不好呢…」

 

感受到其中一道眼光有些失落,三日月宗近連忙打圓場:「謝謝…和泉守,哈哈,要先來喝杯茶嗎?」三日月宗近沏茶時背對著和泉守兼定,但還是感受到那股灼人的視線,這種看不透對方的視線讓他有點不安。

 

和泉守兼定還記得在他來到本丸後不久跟三日月宗近出征歸陣時途經的小溪。見還有時間,三日月宗近讓眾人找個地方休息,他去整理遠征得回來的物品。和泉守兼定來到水邊脫去靴子將腳泡到水中小憩,忽然有把聲音在岸上呼叫他:「水裡很舒服嗎?」

 

整理完畢的三日月宗近在岸上雙眼彎彎地看著他,午後的陽光打在他身上顯得特別柔和,他定定地站在草叢旁,想要前進又礙於和泉守兼定不明的因素而裹足不前。

 

「舒服得很呢,老爺子要下來泡一下嗎?」和泉守兼定上水向三日月宗近走過去,讓三日月宗近有些緊張。

 

「別踏上去比較好哦,中毒了的話我可是不會幫你啜毒的哦。」

 

「哈?甚麼有毒?」

 

「就你腳邊的小生靈,雖說是很可愛,但以前的主人說它有毒不能碰呢。」

 

「喔這個花啊,是菖蒲吧,我前主人四出賣藥的時候可喜歡它了。」和泉守兼定折下了一朵紫色的花,遞給三日月宗近:「雖說有毒性,但也是很好的解毒藥…只要善用不就是好了嗎?就跟我們一樣啊,可以是殺人的利器,也能用於保護重要之物,不是嗎?」

 

「哈哈,說的也是呢…現在近看這小花長的真可愛啊…」三日月宗近接過菖蒲,小心翼翼地將它捧在手上:「你對花草的很熟悉,有這樣的主人…很幸福吧?」放眼往剛才遠征過的山看去,三日月宗近羨慕起這年輕的小伙子來,作為被觀賞用的名物,他大部分時間都只是靜靜地躺在寶物庫中,與主人的絆也自然沒有土方與和泉守兼定來的強。

 

「當然!我主人可是天下間最好的主人了!我跟你說,他非常的帥氣呢!雖然沒有我的一半…但他很強,而且也很溫柔……」一提起土方,和泉守兼定便來勁,拉著三日月宗近一股勁地說。

 

後來他挖起了一株菖蒲送給了三日月宗近,可是這被第一次照顧植物的三日月宗近養死了,這是他們二人的秘密。

 

要是眼前的三日月宗近是他所熟悉的那位…有這個記憶是必然的。可是這不是,和泉守兼定好不容易接受了新來的老人,他卻隱約地有著那些記憶。

 

和泉守兼定想不透,這到底是怎麼了。那些記憶對眼前新來到本丸的三日月宗近而言應該是如同泡沫一樣的虛幻存在,能夠截破它們讀取當中內容的就應該只有和泉守兼定跟那個逝去的人。

 

「真是的…好不容易接受了你們是不同的人,卻又要給我希望嗎?」難得在深夜失眠,和泉守兼定翻到屋頂上方看夜景,他將染血的護身符抓在手上,發現重量有些不同了。

 

和泉守兼定將護身符拆開,將三日月宗近刀尖的碎片倒在手上,不期然的發現少了一片。「是剛才替他收拾的時候弄丟了的?」喝過茶後有些坐不住,和泉守兼定便逕自決定為三日月宗近的房間進行大掃除,其間有被絆倒了一下,估計碎片就是那個時候丟掉的。

 

「可是護符又藏得好…也沒有穿破…是怎樣不見的…?」

 

隱隱約約地覺得不對勁,又沒有頭緒,和泉守兼定將碎片小心翼翼地收回去。

 

================(TBC)==================== 

後記:fanfan對不起…因為還是有點不舒服沒能一次完成…我盡力了…><

這次寫得有點玄…解答在最後一篇:)

猜到了是甚麼一回事的請保密喔:)!

我家小公主很會刷存在感,今天也請繼續不高興!(x


评论
热度(17)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