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Chronicle (上)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Chronicle (上)


*這既是生日賀文,又是個安利。


群主生日快樂!


 


正文:


和泉守兼定策馬於夜道上奔馳,不管山道有多難走,他不斷地催促良駒往本丸跑去,也沒理他因抄了小路被橫蠻往路上伸的樹枝划傷俊臉,只顧看著前路,他抬頭往高掛的朔月望去,不斷祈求。似是聽到他的禱告般,溫熱的液體停止了浸濕他的羽織,然而那吐息也越漸輕促,告訴和泉守兼定止血的原因在於三日月宗近體內已經沒有多餘的血液流出來。


 


「喂…跟我說話啊…」回到本丸還是沒尋得突然消失的審神者,和泉守兼定穩穩地抱著剛才夜戰被檢非違使一槍重傷的三日月宗近。審神者決定陣型後突然消失讓團隊陷入混亂,隊伍中只有三把太刀,其他都是嚷著要跟隨著爺爺出門遛達的小孫子們。只有在平安時代活到現在的三日月宗近跟不比他年輕多少的江雪左文字還存在著有關突然亂入的檢非違使的記憶,在情況不利下他們只能挺身而出,一向厭戰的江雪左文字也嚴肅地幫著三日月宗近指揮著戰線,他知道無法與檢非違使們溝通,只有戰鬥才是唯一的退路。


 


最後他們或多或少都受了傷,但總算沒有全軍覆沒,重傷的只有那個從平安時代活到現在的人。


 


沒有審神者的指示,和泉守兼定無法將三日月宗近送去手入,和泉守兼定只能一邊看著三日月宗近輕淺地吸入空氣再綿長的呼出,一邊著急地在本丸中往每一處審神者有可能出現的地方跑動。好像是知道自己時間無多,三日月宗近忍住了顫皽傷口的痛,動了動唇:「小和泉,帶爺爺…去看個花吧…」


 


拗不過三日月宗近認真地看著他的眸子,和泉守兼定帶著他到盛開的古櫻前,他好不容易才忍著淚──他只有回憶起他溫柔又強大的主人時才哭過,也暗自下了決心只會為土方一人而哭。


 


勉強地睜開眼睛,三日月宗近仰望著飄落的櫻花,漸漸脫力,感到意識遠離身體的時候,他對和泉守兼定說:「吶…小和泉…待會,將我的刀尖折下來……放到護身符中…這樣,我也就能…保護小和泉呢…」


 


「不要說不吉利的說話!你們這些從平安時代來的老頭不是很相信言靈這樣的事嗎?再說不吉利的話…你好起來後我就要你好看!」


 


「哈哈…小和泉喲…嘛,有形之物終有一天會逝去…我也…剛好是這天呢…」


 


安詳地合上眼睛,三日月宗近在和泉守兼定懷內化成光點向朔月而去,在最後聽到清脆的斷刀聲時,江雪左文字剛領著短刀們回到本陣。


 


和泉守兼定猛地睜開雙眼,惡夢為他帶來一身冷汗,他著急地往懷內摸到護符,就怕三日月宗近留給他最後的東西也消失不見。緊緊地抓著護身符至指尖發白,和泉守兼定看著櫻色的護身符,不止一次的自責著。


 


當天出陣前三日月宗近好像心緒不寧的,先是跟他一起下畑番時走神差點被割傷手,休息時沒有將茶喝完還踢翻了茶杯……


 


看不下去的和泉守兼定在出陣前抓著三日月宗近雙手質問,護身符就是在那個時候被三日月宗近塞到他手上的。


 


「嗯嗯,這樣我就放心了,小和泉帶著它吧。」三日月宗近笑著將從審神者手上得到來的護身符小心翼翼地繫在和泉守兼定脖子上,本來不擅打扮的他有些笨拙的打了個死結,然後歪頭看著他的傑作。


 


「喂,這樣好嗎,那可是主上給你的東西啊。」


 


「嗯,這樣就很好,小和泉帶著它就很好了呢…」仍然是安穩的笑容,三日月宗近就像個慈愛的長者一樣拍了拍和泉守兼定的頭,在和泉守兼定要將他揉進懷內抽身而出,「出發吧,主人已經久等了。」


 


無法再入睡,和泉守兼定穿戴整齊,帶上茶水跟點心,獨自散步往古櫻樹去。可能是時間尚早的關係,和泉守兼定發現了正蹲在他們為三日月宗近立的墓前栽著新一株紫花的江雪左文字──自那天以來,他每天清晨散步時都會在這裡栽上一株小草。


 


「喲…又在種花啊。再種下去就成花田了囉。」和泉守兼定對先來者打招呼,只見江雪左文字愣了愣,然後抬頭,停下雙手的動作後思量著說辭:「嗯…這樣的話,在大家都出陣時,三日月宗近才不會覺得寂寞吧…」


他只有在戰鬥的時候才會尖銳地用盡他所有能用上的字詞反抗著,其餘時間都是溫吞地活著。


 


「還好這只是個衣冠塚,不然他就成為小花們的養份了吧?」和泉守兼定蹲在江雪左文字身旁,提起小鏟子,逕自地將土翻起來:「我也來幫忙。」


 


江雪左文字將植物交到和泉守兼定手上時,發現他將三日月宗近的頭繩當成房結在用,裝飾在刀上,金色的穗子在朝陽下就如田中的麥穗一樣閃閃發亮。

他執起了數珠,閉眼為逝者誦經。


 


『雖然這片大地是悲傷的,可是三日月宗近的離去令和泉守兼定更為悲傷吧…』


 


「我說啊,他還真是個狡猾的老頭,甚麼都不留下就消失了…剩下我們在…」找不到話題的和泉守兼定拍掉手上的泥土,可是一提起那個在他懷中慢慢消失溫度與重量的身影時,聲音不禁嗚咽起來。


 


「……啊。」江雪左文字回應了一句,他感到和泉守兼定並不希望他在這刻看到臉上的淚痕,但又需要一個能聽他說話的人。然後,他緩緩地轉身:「我甚麼…都看不到。」這是他笨拙地表達溫柔的方式,皺眉苦思了一會後,覺得這樣對雙方都是最好的反應,便靜靜地聽和泉守兼定抱怨三日月宗近有多不負責任,還有對自己沒能察覺三日月宗近的行為背後原因的無能而自責。


 


在三日月宗近受斷刀之難後,審神者痛定思痛,為主力隊伍的所有成員都帶來一個護符。她沒有問本來只給了三日月宗近一人的護身符在何處,反正,要是那個人在的話,也就只是笑呵呵地一句:「哈哈哈,難怪好像少了些甚麼,原來是散步時丟了個護身符啊。」


 


在很久過後的夜裡,審神者讓石切丸占卜到三日月宗近出現在阿津賀志山的跡象,和泉守兼定自動請纓擔任隊長,披起沒有清洗的羽織,領著隊伍朝著山頂出陣。


 


「該死的…!怎麼會在山上等著我們…!」一路上躲避著檢非違使追捕,和泉守兼定讓同伴們躲起來,屏住氣息,好讓徘徊的檢非違使察覺不到他們,沒料到早就有一隊在目的地待著他們。


 


他們發生了激戰,這群檢非違使比起最初遇到的更強,即使是本丸中最強的幾位也漸漸吃力,太郎跟螢丸還有一段距離才能前來助陣,和泉守兼定有了上次對陣的經驗,與江雪左文字對視一眼後往兩方散去,各自分散了檢非違使們的注意力。


 


和泉守兼定將一個槍兵引至神社前,正確而言他是被逼退至神社前方,實力的差距與身上增加的傷痕讓和泉守兼定漸漸感到眼前的槍兵棘手,而且對手不止一個,後隨而來的太刀已追上,和泉守兼定暗自為同伴方少了一個敵人而暗自慶幸之際,又為自己的不走運而倒抽一口涼氣。


 


『我跟阿歲一樣都是不走運的人啊…』正在他分神的時候,槍兵一個突刺便往他胸口刺去。『糟糕…!』和泉守兼定甚至來不及從太刀的身體中抽出本體回刀擋著,他閉上眼就等待著預期的疼痛出現,卻發現只有一點刺痛出現。


 


槍尖剛好落在護符上,護符內靜靜躺著的,三日月宗近的刀尖為他擋下了衝力,然後碎成幾片。


 


『又被你救了一次啊…』和泉守兼定沒有太多的時間感嘆,一擊失敗後檢非違使重新擺好姿勢準備下一擊,就在他要向前衝的時候,細長的刀尖從槍兵胸口穿刺而出。


 


「哎呀哎呀,在戰場上發呆不是個好習慣呀,年輕人…」熟悉的聲音將和泉守兼定拉回現實,他定睛一看,刀上花紋眾多,就跟今天的上弦月一樣……


 


受到致命一擊的檢非違使甚至沒有看清是誰偷襲了他,便變得透明,消失在夜風中。


 


「哈哈哈,真是不堪一擊啊,不過也多得年輕人你令他變弱了,我才能將他一招擊到呢…」衝愣住的和泉守兼定一笑的是他最為熟悉的身影,只見他晃了晃刀尖,不待和泉守兼定反應過來使沈聲道:「還有追兵。」轉身面對突然跳出來的檢非違使,三日月宗近微微壓下身體將刀執好,靜候對方行動。


 


「哼!還敢來啊?」回神過來,和泉守兼定背靠著三日月宗近,感到在他的背靠上的一刻來自三日月宗近那一閃而逝的僵硬,心沈了一下後便先發制人,他需要別的事物來分散注意力,便對將刀舉高過頭,往他衝來的太刀攔腰斬去。


 


這時三日月宗近已經利落地將另一個槍兵解決,他在一旁看著和泉守兼定的刀法,一邊點頭地讚賞:「嗯嗯,年輕人的底子真不錯…是把好刀呢…」


 


「這當然!我可是很強的!」摸了把鼻子,和泉守兼定自豪地說,好像已經接受了眼前的三日月宗近沒有與他相處過的記憶的事實般,他摸了摸懷內的護符,感受斷裂成數塊的碎片,嘗試令自己冷靜下來卻不果。


 


「哈哈哈,真是有活力啊。我是三日月宗近,請多指教。」還鞘後,三日月宗近朝和泉守兼定與身後的同伴一揖。


 


「嘩!是爺爺!」趕到的同伴們看見三日月宗近,歡呼起來。沒等螢丸興奮地衝前,和泉守兼定一下拉住三日月宗近的狩衣,將他往懷內揉。


 


「…嗯?」不明所以的三日月宗近想著男男授授不親,想要推開這個突然將他抱住的年輕人,但因為感受到抱著他的人的顫抖而任由他抱在懷內。


 


「終於都…找到你了…」


 


江雪左文字看到了,和泉守兼定眼角掛著欣喜的淚水。


 




================(TBC)====================


後記:群主的生日賀文就寫了一直都很想寫的斷刀梗…我覺得會被砍…


因為身體的關係腦袋糊成一片,沒能一發打完,中段也可能有點不通怎樣的…要是有發現甚麼請指出……


而且寫完了上也已經過了3月21日了…實在是十分抱歉!


嗯嗯新撿到的爺爺沒有跟兼桑相處相戀的記憶這樣…


不高興的存在感有點高,因為我很愛他…


最後來一句:fan生日快樂!


最後還是得放個群宣!


歡迎加入和泉三日同好交流會,Q群號碼:99468268



评论
热度(19)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