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 When dreams come true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 When dreams come true

 

「請交給我去辦吧,我會盡快查明原因,將他喚醒。」內番結束後準備向審神者報告的和泉守兼定看見石切丸從目的地走出來,手上抱著一把看上去很名貴的刀。這是他們從阿津賀志山擊退敵人後從神社中得到的刀,審神者看到這刀時雙眼閃閃發亮──這是她追尋已久的名物,是刀中最美麗的唯一。

 

可是無論她怎樣呼叫,刀身沒有任何反應,沒有像其他同伴一樣,以人型姿勢跪伏於審神者跟前奉她為主。

 

「啊,是和泉守兼定,我剛好要找你,主上有事要吩咐你……這是三日月宗近,只有本體,還沒有現身。」見來人是他正好要找的,正暗自為毋需號遍本丸找人的石切丸要將剛才審神者要他傳達的命令告訴和泉守兼定,發現對方以疑惑的目光注視他手中的刀。反正主上要交付予和泉守兼定的任務與他手上的劍有關,石切丸便先為他介紹某位不肯現身的同伴。

 

「還不肯現身嗎?還真是高傲的刀劍啊…主上要交代我的是甚麼事?」

 

於是和泉守兼定得到了在石切丸找到喚醒三日月宗近的方法前的護衛工作。審神者也就讓和泉守兼定待在本丸中,專注於看守的工作。

以前跟著阿歲的時候也有過守衛的任務,可是當時還有沖田的小滑頭鬼跟齋藤家的那個愛碎碎念的傢伙能夠在一起聊天甚麼的所以不覺得沈悶……可是現在就只能像個傻子一樣跟這名刀一起生活啊……

 

以上是和泉守兼定內心的不快。

 

本丸中最年輕的和泉守兼定就跟個老人般過著早睡早起的生活。所以,做夢的時間也多了,腦袋也較為清醒,能夠記著夢中發生的事。

和泉守兼定睜開眼的時候正值陽光最為燦爛之時,他對古庭園中風雅的景象沒有興趣──他不像歌仙兼定一般對風雅之物抱有極大興趣,也不像阿歲一樣能夠對一株梅花寫出沒有人能看懂的俳句──要是他還記得的話他也許會給歌仙兼定欣賞,希望他也能跟自己一樣深受感動。

 

四周的女侍跟守衛都沒有看到這個帶刀的男子,和泉守兼定就亂逛,他不是沒有到過類似的大宅,而是知道他現在要不趁這個人類看不到他的時候參觀一番,要不在這裡發呆等待醒來。

 

他看到一個守衛森嚴的房間,也就亳不猶豫地在主人離開時跑進去,發現室內供奉著一把刀,從外貌上看,正是躺在他房間的那把刀。在刀架旁邊,有個小男孩在正坐著,雙眼大概是因為剛才的男人離去的關係,顯得有點落寞,卻又因為訪客的到來而馬上收拾情緒,在和泉守兼定靠近細察刀紋時,抓起了他的長髮,在指間把玩著。

 

「據說三日月宗近是名物中的名物,守衛森嚴得連小孩子也得徵用啊?」和泉守兼定向小男孩投訴,在他們的視線對上時的一刻,雙方都震驚了。

和泉守兼定被小男孩如平靜夜空的雙瞳攝住,日與夜交替的黎明瑠璃,能與之比擬也大概只有嬌生慣養的月下美人……還只是個孩子眼晴就已經出眾得令人不能將雙目移開,另外身上一襲藏藍華服與端正的坐姿讓他聯想到這該是哪家貴族的孩子。

 

不對,貴族們從小都是被捧在掌心中養大,決不可能讓孩子獨留在有利器的和室中……還要是這麼可愛的孩子。

 

小男孩定定地看著和泉守兼定,如偶爾偷偷跑到庭院時抬頭望到無雲的天空一樣,清澄無痕,有時他跑得遠點到水池旁,在水中倒映著那片蔚藍看到自己的身影…就像現在從和泉守兼定眼中出現自己的倒影一樣。

 

對,讓小男孩震驚的不是突如其來的訪客,來看他的人很多,畢竟名匠打造了天下最美的刀一消息傳出,訪客就絡繹不絕。可是大部分人都看不到他,在無聊之下,小男孩也會做出一點像剛才對和泉守兼定做的小動作來打發時間,都不曾有人發現。能看到他的,就只有這個高大的男人。

 

『父親說過要是有能夠看到我的人都是有靈視力,若心存不軌,將我帶走便不好了。可是……這大哥哥看上去不是壞人…他的頭髮摸上去好舒服…』

 

「喂,我在問你話,你怎麼在發呆?難道說……」和泉守兼定見小男孩不動,起了惡作劇之意,出奇不意地將臉往下一靠,就只差沒有碰到小男孩的鼻尖:「我的帥臉,讓你看呆了?」

 

這一下,讓小男孩的身體從坐墊上移動了那麼一下。

 

還沒等和泉守兼定有下一步動作,在只有他與小男孩的和室內便出現了他熟悉的聲音:「兼桑────!起來了啦,不然沒早飯吃了!」

 

和泉守兼定睜開眼,看到的是每天起床時都會出現,堀川國廣的臉。

 

在步出房間前,和泉守兼定回頭看一眼還靜靜地躺在刀架上的名物。

 

『這是你的記憶…嗎?』剛才的夢,就像是曾經發生過的事一樣。和泉守兼定知道出現在此的刀都帶著一定的思念與意志,無論是對主人、對歷史,無奈、不甘、憤恨、無力……

 

但從沒有想過要改變它,以換回敬愛的主人。他相信三日月宗近也有著一定的思念,所以才會將他引進它的記憶中,用三日月宗近的方式去悼念著不曾逝去的回憶吧。

 

===============================================================

 

第二次看到小男孩,還是那個和室。和泉守兼定堅信著自己是被三日月宗近扯進去他的回憶中,便知道那個小男孩也許是三日月宗近的主人,不然沒可能日夜守在那柄名物身邊。

 

「大哥哥?」和泉守兼定的出現將小男孩嚇倒,他已經好幾年沒有看到這個能夠看到他的大哥哥了。

 

「喲,你還在當護衛啊。」提手打個招呼,和泉守兼定對小男孩開了個玩笑。

 

「是啊,因為這是很重要的東西呢,父親要我好好的看守著。」經過幾年時間,小男孩已經從來觀賞他的人身上學到一些如何將情緒與想法藏起來的技巧,心想這大哥哥認定他是護衛,就順著他吧。

 

「既然是很重要的東西,那你父親怎麼不自己看守著啊?」這下,和泉守兼定更確信小男孩是三日月宗近的主人……可是他的主人有誰,有多少任,他知道的也就只有幾個名震日本的將軍……

 

『都怪阿歲沒有將歷史學好,嗯,一定是他的錯。』

 

「因為父親去看著弟弟了…天皇很喜歡,所以父親也特別疼愛他…今天也帶他出去了。」小男孩垂下頭,右首的金色穗子也失去了生氣。他知道小狐丸是天皇命令父親打造,從工坊中帶著笑容走出來的三条宗近一洗之前鍛刀失敗的失意,特地去告訴他小狐丸的面世。

 

那時父親還摸了摸他的頭說:「之後就能多抽點時間陪三日月了。」

 

可是,到現在他還是自己一人待在和室內。無法對小狐丸有甚麼意見,他自己也很喜歡那毛茸茸的雙耳跟閃爍的大眼。所以也只能乖乖地待在室內,偶爾真的捺不住了,便跑去水池邊,看那片蔚藍。

 

和泉守兼定一把抱起小男孩,將突然從靜止的環境中生硬被扯出畫面動起來的小男孩嚇得只好抓著和泉守兼定身上的淺蔥色羽織,在他發現安全後才仰頭看著和泉守兼定,雙眼還是驚魂未定的慌張。

 

「不就是父親不帶你出去玩嗎?嘖,你自己走出去啊,我告訴你偷偷地跑出去玩可是很刺激的啊?」小男孩臉上寂寞的神情讓和泉守兼定聯想到土方在蝦夷接連收到昔日同伴永遠離去的消息時的失落樣子,心想小孩子不該露出這樣的表情,和泉守兼定便擅作主張,帶小男孩出去見識見識。

 

「大哥哥要帶我出去?可是父親說過我得留在這兒看著刀…」小手緊緊地抓著和泉守兼定的羽織,小男孩雖推說他有任務在身,但臉上的表情與閃著興奮光芒的雙瞳出賣了他。

 

和泉守兼定被男孩的反應逗樂了,他拍了拍胸口,提起了刀架上的名物,勾起昔日最愛露出的自信又帶些狡黠的笑容:「包在我身上!也帶著它一起去就好了!你父親老是帶著弟弟對你也不公平,他不帶你換我帶總行了吧?」

 

於是和泉守兼定便帶著小男孩翻了三条宗近家的牆來到大道上。他不在意男孩的名字,反正這只是三日月宗近的記憶,對自己敬愛的主人的名字,由視之為重要的人記著它就好。

 

『要是阿歲的歷史再學好點就好了…啊…』

 

小男孩來到街上便異常興奮,他好奇地從和泉守兼定懷內四處張望,對不同於中庭內的一草一木都甚有興趣,拉著和泉守兼定的羽織在問東問西,這下和泉守兼定也就不得不感謝土方將沒有學好的歷史配額到草藥知識中了。

 

玩了一整天,和泉守兼定穩穩地抱著睡得正沈的孩子回到和室,他先將三日月宗近放回刀架上,打算為男孩舖床睡覺,卻發現小手緊緊地抓著他的羽織。

 

「……真拿你沒辦法……」抱著他舖張好,和泉守兼定慢慢地將男孩置在褥子上,脫下自己的羽織,讓男孩緊抓在手,然後為他寬衣。

 

「讓我看看…該死的貴族…衣服穿那麼複雜!」發現這狩衣的款式有點麻煩,和泉守兼定抓了抓頭,男孩手上抓著他的羽織也不好為他脫衣……

 

於是就有了新撰組副長土方歲三帥氣的愛刀和泉守兼定對著一個被他半脫了,睡得正香的男孩在懊惱的畫面。

 

然後,又被一把熟悉的聲音將他拉回本丸。

 

「兼桑────!起來了啦,口水都流出來了!」

 

==============================================================

 

後來三日月宗近還是沒有在本丸現身,石切丸還是在為喚醒他而努力。

 

和泉守兼定還是在晚間窺探三日月宗近的記憶。

 

和泉守兼定從來沒有跟小男孩有過約定,可是每次和泉守兼定出現在和室中,小男孩總是抬頭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然後又跟著他的大哥哥偷偷地翻牆上街。

 

『原來外面的天空…是那麼的廣闊啊…』

 

他們曾經到過朱雀大路坐在民居屋頂看牛車經過,到過仁和寺,那時正值櫻花盛開的季節,孩子也長得到和泉守兼定的腰那麼高了,他們在御室櫻林中捉迷藏,和泉守兼定從後接近男孩後一把將他按到在滿地落櫻上,作為剛才男孩抱著花瓣往他頭上灑的報復。

 

秋意甚濃時到過住著大天狗的鞍馬山看紅葉,又或是偷偷跑到貴族家的柿樹上摘新鮮的柿子……

 

「好,接穩了喲!」和泉守兼定站在粗枝上,手上舉著幾個大柿子,向在樹下的男孩發施號令。

 

「嗯!」經過幾載季節交替,小男孩已經長高得不需要和泉守兼定抱著,也從一開始慌慌張張的要和泉守兼定不要偷柿子,到成為他的共犯。

 

柿子到手後,和泉守兼定優雅地一躍,安全著地,他先是揉亂了男孩柔軟的髮,作為他完成任務的讚賞。他發現男孩很喜歡別人摸他的頭,每次和泉守兼定這樣做,男孩的臉上都會露出幸福的表情。

 

和泉守兼定拖著男孩的手來到神泉苑,在平安年代比幕末時宏偉得多的神泉苑內找到一個觀紅葉的好地方,熟練地剝了皮,住懷內一遞。

 

「謝謝大哥哥。」坐在特等坐上的男孩笑著道謝,然後雙手抱著柿子小口小口地咬著。和泉守兼定不是沒有教過他要像個爺們一樣吃得豪邁,但男孩就是學不來,久而久之,和泉守兼定就放棄了。

 

然後覺得男孩還是維持這種儀態就好了。

 

心生一念,和泉守兼定將在路上採來的椿花別在男孩的頭飾上,橘紅色的椿花下是金黃色的穗子,在夕陽映照下顯得特別好看。

 

和泉守兼定覺得他的品味真是一流。

 

=================================================================

在這次之後,和泉守兼定有好一段時間沒有夢到三日月宗近的回憶。審神者也開始放棄要將最美的刀喚醒的想法,她說也許這是一把沒有念的刀,所以成不了付喪神。然後,她將石切丸跟和泉守兼定編在同一個隊伍中,嘗試從阿津賀志山中找另一個三日月宗近。

 

徙阿津賀志山回來的那一晚,和泉守兼定在中庭中靠著櫻樹睡著。

 

他又夢到那個男孩。

 

男孩已長大成人,和泉守兼定看到他住的地方已經換成了一個雍容華貴的和室,身上也穿起軟甲。

 

「好久沒有看到大哥哥了…還想你是不是已經忘了我呢…」已經不是男孩嫩嫩的聲音,溫文的聲音中帶點哀愁,和泉守兼定從中讀出將有甚麼要流走的感情。

 

『是他的生命要走到盡頭了嗎?』從外面進來的和泉守兼定看到天上不詳的紅月,看過多次的他心中隱約有些不安。

 

「那個啊,因為最近比較忙…」抓了抓頭,和泉守兼定嘗試岔開話題,耳尖的他聽到了爆炸聲與刀劍交鋒的金屬碰撞聲越來越近。『是有敵人要來殺他嗎…』和泉守兼定這樣想,作為窺探三日月宗近記憶的外來者,他能感受到三日月宗近的悲傷。

 

「哈哈…可惜現在不是個聚舊的好時機呢…」青年站起來,和泉守兼定看到他的左腰已經配起從幼時開始守衛著他的刀。現在,換他的刀來守護他了吧。

 

「大哥哥還是回去比較好呢,你不屬於這個年代吧。」青年向和泉守兼定跨步,在他們的距離只有一步時,有人慌張地拉開了紙門。

 

「三日月!敵人來了,跟我一起戰鬥至最後一刻!」

 

「御意。」青年頭也不回地踏出和室,留下震驚的和泉守兼定。

 

刀劍沒入血肉的聲音讓和泉守兼定從得悉男孩原來就是一直沒現身的三日月宗近本人的驚嚇中回過神來,他在廊上跑了很久,待他找到三日月宗近時,看到青年身上已經添了幾道血痕,他正提刀,刀刃面對著主人,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因四周高溫蒸發掉,表情比起他的主人更為痛苦。

 

『要是阿歲讀的歷史沒錯…那這就是永祿年間…!那麼…!足利將軍會提著三日月宗近自殺…!』

 

和泉守兼定想要阻止三日月宗近將刀送進足利義輝胸口的舉動,但他最後削下了想要偷襲三日月宗近的手。

 

「不要過來!」三日月宗近厲聲阻止和泉守兼定往他走去,他經過一番掙扎後抬起臉,和泉守兼定被他的氣勢攝住,他發現自己的腿不聽喚,無論怎樣用力也,腳就是跨不出去。

 

和泉守兼定只想現在有人來喚醒他,他絕對不想看到這種事發生。

 

於是,又真的有人喚醒他了。

 

又或者可以說,他是因為呼吸困難而醒來的。

 

「哇-!」和泉守兼定張眼就只看到一片粉色,他慌忙地坐起來,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他不知該感謝有人將他從夢中拖回來還是要對那個企圖謀殺他的人生氣才是較為正確的做法。

 

「到底是誰!我差點就要窒息而死了!」最後和泉守兼定選擇了後者。

 

「哈哈哈,要是不這樣做,歷史就會被修正了啊,大哥哥。」一襲藏藍色的狩衣與和泉守兼定在醒來前最後看到的面容站在他身前,笑得愜意,手上還抱著他收集回來的櫻花花瓣。

 

「混蛋!敢作弄我!就讓你看看我的厲害!」如某個夢中一樣,在捉迷藏過後和泉守兼定將三日月宗近放倒,以報復他的惡作劇。

 

「哈哈,等一下啊,我還沒有知道你的名字呢,大.哥.哥。」三日月宗近哈哈笑著,最後那三個字在和泉守兼定耳中聽來特別諷刺,就像一個老公公在叫一個三歲小孩大哥哥一樣。

 

而實際上也是同一個情況。

 

「我的名字是和泉守兼定,是最近很流行的刀!而且,我很強喲!給我記著!」

 

===============(完)================

 

後記:相信我,它本來只是一個一時興起的梗…本來是想要當成700字練筆的,結果…

 

字數是甚麼,能吃的嗎?

 

明明周一到周五只碼了一千字左右,周六就爆發了…(默)

 

要是有喜歡這CP的,留言聊個天好嘛?我都快要因為住在南極而被自己冷死了…QQ

 

最後放個群宣!

歡迎加入和泉三日同好交流會,Q群號碼:99468268

评论(6)
热度(32)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