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現代PARO)】幸福という あなたが居る Act. 1.5

歡迎加入和泉三日同好交流會,Q群號碼:99468268

服用前請注意:

1. 現代學園Paro

2. OOC有,不能接受者請點右上角逃生門。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現代PARO)】幸福という あなたが居る

 

Act. 1.5: It’s always the world change

 

在無驚無險之下,和泉守兼定獲得了直屬學長一枚。在不久後他便被眾人投以羨慕的目光──先不論三日月宗近在女性群體中高據不下的人氣,就連很爺們的男性同學看到三日月宗近出現在教室外也只能化身小媳婦狀,只差沒咬著手帕揮淚送別他們(在和泉守兼定眼中看起來像這樣)。

 

三日月宗近會出現在教室門外只是偶然,他並非特地去找他的小學弟,而是剛好走到那教學樓,又剛好想起和泉守兼定正好在上課。

 

一切也只是剛好。

 

所以剛好可以關心一下學弟的學習,和泉守兼定也剛好看到那頭墨藍色──在門外光明正大地在鬼鬼祟祟關心學弟的三日月宗近,也剛好從筆記本上寫幾個字撕下來揉成一團,利用坐在面向走廊窗邊的優勢在老教授轉身在黑板上作筆記時將紙團丟出去;然後那團紙剛好擊中在亂動的那顆腦袋。

 

最後剛好得到臨時的同桌一枚。

 

三日月宗近能夠對著燈火發誓,他有好好調整身體讓自己剛好能不被和泉守兼定看到他的樣子。

 

年邁的教授根本沒有發現教室中多了一人,下課前的小測也發了一份到三日月宗近手上。

 

雖然他沒有選修這門,但還是裝作學生才可以混過去是不是?

 

和泉守兼定覺得上帝為他開了一扇窗的同時,也關上了一道門。讓他考入了心儀已久的大學,正要好好地打拼一番,又派了三日月宗近來治他。

 

做人總不能一帆風順,過於順利的話,和泉守兼定就只能注定是個蘇。他的人生太完美,所以就讓三日月宗近成為他完美人生中的唯一小插曲。

 

例如像這樣:

 

順利過渡中二期後成為三好學生的和泉守兼定在小測中走神了。他一邊看著微微歪頭將筆放到頰邊苦思著答案的直屬學長一邊走神,以男性來說過於細密的睫毛,豐富了臉上的線條,讓三日月宗近的眼睛在側臉看來更為柔和了。

 

接收到來自旁邊灼熱的目光,三日月宗近轉頭,勾起了嘴角,左手食指指著手錶。

 

會意過來,和泉守兼定本來因為被發現偷窺學長的窘態變成死線戰士的慌張,他馬上從眼神交流中回神,聚精會神地拼卷子。於是這下就換成三日月宗近觀察和泉守兼定,他發現和泉守兼定有點神經質的樣子比較可愛,雖然平常就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自己系上的同學每次看到他都說他拽拽的就像個小流氓一樣,三日月宗近就會哈哈哈地笑著,然後揶揄對方一句「你現在牙癢癢的的樣子也很像小流氓哦,哈哈哈,其實小和泉是個好孩子,你們對他有偏見的話我會有點困擾呢…」

 

三日月宗近,還是很護短的。

 

就像現在,在時間緊迫下會下意識的抓著長髮搓揉,在極限下面對困難,壓力令那總是閃爍著耀人自信的星眸流露出焦躁的感情,牙關也會微微地咬緊。手上填寫答案的筆幾乎在他大腦運算完畢後直接填寫,用比較人話的說法,就是本能,哈哈,小和泉的根基打得很不錯嘛。

 

三日月宗近是個閱人高手,只要他將這個人放上心的話,從大約一個月的相處中將這個他口中的好孩子摸得七七八八──指的當然不是物理上的摸。

 

「哈哈,沒想到小和泉連小測都要被照顧啊,看來當你的直屬學長還真是辛苦呢⋯⋯」最終和泉守兼定無視了一旁學長的關愛目光在最後十五秒將卷子寫完,鬆一口氣踏出教室之際,三日月宗近柔和的聲音就從耳邊響起。

 

還不是因為你跑來了才害我心緒不寧小測分神…!和泉守兼定想要這樣反駁,卻想到這樣等同間接承認了自己因為對著學長好看的臉發呆而錯過了寫考卷的最佳時機,衡量過兩者哪方比較丟臉,和泉守兼定決定還是不要反駁來等明智。

 

「嗯嗯,還好今天有我在呢,不要沮喪,你班上只有你一人在限時內完成測驗呢。」和泉守兼定比三日月宗近高,所以在途人眼中看來就像是一個孩子為了安慰生意失敗在抱著雙腿沮喪的父親而踮著腳輕拍他的頭的畫面。

 

「那前輩為甚麼會突然出現?」

 

「我嗎?本來想要偷偷地在外面觀察一下小和泉已經適應了大學生活了沒有,沒料到你的眼那麼尖,我已經躲得很好了啊……」三日月宗近不知道自己困惑苦惱起來就有將頭向右微歪過去的習慣,雙眼半瞇和厥起來的薄唇在投訴學弟的銳利。他巧妙地將話題帶開,他本來是想去實驗室的但不知為何走著走著就走到了理科大樓還跑到教室外……這種事還是不要讓和泉守兼定知道。

 

「要是想躲好點的話下次請將你的腰再往下彎5cm……」面對這樣的表情還能反駁才有鬼!和泉守兼定有點洩氣,他正為自己直屬學長沒有抵抗力而感到無力,只能在內心默念絕對不能讓三日月宗近成為他的軟肋。

 

 

又例如是這樣:

 

 

「到底…在哪啊!」和泉守兼定在等了三日月宗近十分鐘還看不到人,約定的地點是他選的,是三日月宗近和他都很喜歡的學生餐廳,三日月宗近沒有接他的電話,只要不是錯記了時間或者日子也會準時出現。現在他沒有在約定的時間出現,就只想到一個可能性了。

 

雖然三日月宗近沒有親口承認,每次在面對和泉守兼定的質問時都會哈哈哈地一笑帶過,但和泉守兼定已經知道,他的直屬學長對於由平面跟立體所組成的空間有著很嚴重的認知問題──用兩個字可以說明,就是路痴。

 

根據和泉守兼定對直屬學長的認識,他的生活只有幾點一線:圖書館深處的一排自習用長桌盡頭靠著窗戶所以採光良好的那個位置;圍棋社社辦走廊末端的和室,又或者會在社科學院外的垂枝櫻林中或文學園外的長椅上邊看書邊曬太陽……

 

最近,因為有了直屬學弟的關係,三日月宗近又發現了一個好地方。理科大樓中庭的古櫻樹。

 

走過了幾點都看不到三日月宗近,和泉守兼定小跑步的來到理科大樓中庭,他要找的人的確在此。膝上攤放著認知心理學的原文書,右手還停留在書頁上,修長白皙的手指正準備翻頁,頭向右邊側下去,瀏海的陰影讓人無法看到他雙眼,但從頭上的小鳥看來應該是閉著,陽光穿透枝葉間空隙,斑駁地投射在三日月宗近身上。

 

真是的,亳無防備的這個樣子要是被對你別有用心的人看到那該怎辦啊……和泉守兼定抓了抓頭──認識了三日月宗近後漸漸浮現的壞習慣,他在這一個月的大學生活中有耳聞過不少人對三日月宗近有歪念,還要是不分男女的那種。

 

和泉守兼定悲劇地發現三日月宗近其實是上天派來治他的,這下不就是連保鑣的工作也算在他頭上了。還要是沒有回報的那種…

 

噢不,假如說直屬學長的溫柔跟他會請客算是報酬的話,他還是有一點報酬的。

 

匆忙地向在人小跑過去,細碎的腳步聲讓鳥飛走,同時也驚醒淺眠的人。從書頁上提起了左手掩嘴,右手揉著惺忪的雙眼,小小地打了個呵欠,眼角還掛著一下子未能適應強光所泌出的生理性淚水,三日月宗近宗覺有陰影令他的雙眼舒服了點,便抬起頭對來者微笑:「小和泉來找我啦…」

 

「真是的!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了啊!」天氣開始熱起來,和泉守兼定早就在四處找三日月宗近的路上脫下了襯衫。

 

「哈哈哈…因為小路好像自己移動,我走不到學生餐廳所以便走到這裡來了…」取出手帕為和泉守兼定抹去薄汗,三日月宗近覺得為何每條小道看起來都好像一樣,害他總是要花很多的時間才找對路。

 

「前輩你的方向感真的沒問題嗎…記得看地圖啊!」吐槽了一句,和泉守兼定享受著直屬學長對他的服務,哼哼要是被仰慕三日月宗近的人看到就會羨慕死他們了。

 

「我會走這邊的路啊,只是四周的建築物就像積木一樣隔一會就變得不同了…嗯嗯,而且小和泉總是能找到我呀,哈哈,要是跟你玩捉迷藏我一定會輸呢。」收回手帕,順便為和泉守兼定理了一下因為奔跑而凌亂了一點的頭髮,三日月宗近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就如開學時江雪左文字所說,對著三日月宗近是生氣不起來。

 

伸手將三日月宗近拉起來,和泉守兼定跟直屬學長抄了捷徑,想起來不放心,和泉守兼定拉起了三日月宗近的手以免他停下來看景色的時候又讓他走出了自己的視線範圍。

 

「下次再有這樣的情況,就記得先給我打個電話!」想到了甚麼的和泉守兼定叮囑三日月宗近。

 

「嗯…?哈哈…手機沒電了呢…」

 

上帝真是派三日月宗近來治他的,和泉守兼定再次堅定了這個想法。



========(Act.1.5. Fin)=========

後記:本來的元宵賀文…跟自己說好了要1000字以內的結果…(痛哭)

爆字三倍了(痛哭)。

又讓江雪刷一下存在感>w<

最後,遲來的元宵節快樂!!!

评论(3)
热度(18)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