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現代PARO)】幸福という あなたが居る Act. 1

 歡迎加入和泉三日同好交流會,Q群號碼:99468268

服用前請注意:

1. 現代學園Paro

2. OOC有,不能接受者請點右上角逃生門。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現代PARO)】幸福という あなたが居る

 

Act. 1: At the beginning

 

和泉守兼定仍在會場呆等。

 

今天是他成為大學生的第一天,在一系列迎新活動完結後,各新生都已在午飯前被直屬學長或學姐領走去認識一番。現在只剩他一人在迎新會會場內,讓時間磨掉他本就不多的耐性,等待著他的直屬學長出現。

 

「……我記得你是和泉守同學,為何在這個時間還在這兒…?」終於有人推開實驗室的門,和泉守兼定在聽到推門聲一瞬間明亮起來的表情在看清來人後又回復到稍為有些炸毛的狀態。和泉守兼定認得,那是二年級的學長,因為他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在剛才一片歡樂的人群內顯得特別格格不入,也因此令人印象深刻。

 

「我嗎?不是說了直屬學長會來這裡找我們的嗎?真是的……到現在還沒有看到個人影,幸好今天不是打工的日子,不然一天的工資就鐵定泡湯了……」突然有一個好像能夠聽他發牢騷的對象出現,便馬上將等候期間一點一滴、積少成多的不滿向來者傾訴──他很清楚知道該對之生氣的對象是誰。

 

「你這番說話的對象應該不是我吧……」平常就跟沒有起伏似的情緒並沒有被和泉守兼定半賭氣的話語牽動,江雪左文字徑自入室關窗,確認實驗室所有窗戶都關上,再靜心下來提高嗅覺。

沒有一絲瓦斯味道。江雪左文字滿意地轉身就走。

 

可能是對於拋下學弟一事於心不忍,在和泉守兼定臉上能用「一口一」此顏文字表示的表情目送他離開下,江雪左文字終於回頭。還是一臉不高興,就好像他是那個因為有客人而不能下班的守衛一樣:「你的直屬學長,是誰?」

 

「啊……好像是叫三日月宗近的樣子,就他要我等了長時間這一點上,應該是個令人火大的人。」亳不在意會將保養得宜的髮抓成稍為毛躁的樣子,直屬學長在和泉守兼定心中的分數已經大跌至一個有危機的警戒線。

 

「令人火大……嗎?不會吧。」江雪左文字聽見了某個名字,愁眉不展的樣子有舒緩了一下,思考過後,否定和泉守兼定。

 

那臉上平常是別人欠了他八百萬但剛才是別人欠了他八十萬的樣子吧。

 

「在本部的理科大樓地下的活動室,你現在去吧。我要鎖門了。」言下之意是別阻著他回家,但也剛好為新生解惑。

 

人家不來找你,你去找他不就好了?

 

於是和泉守兼定順著新生手冊內的地圖所示,走了一段不短的時間後,他終於都找對了房間。

 

復古佈置了的和室在充滿著新科技的理科大樓中僅靠著一扇紙門阻隔兩個世界。活動室中再有幾個小和室,和泉守兼定脫鞋時只看到一雙鞋子──在社團活動已經完結的時間還有一個人在此。

 

就是那個本應去找他迷人又帥氣的學弟,結果變成害他走了大半個校園的傢伙吧?

 

不可思議是在他進入和室後,方才因等待而冒起的煩厭情緒好像被靜靜地安撫著。

 

「喀。」和泉守兼定判明這微小的聲音是從走廊盡頭傳出。當他停在紙門前,就看到在向西的方間有一道影子投射在上。

 

他正慢慢地從棋盒中提子,略為思考後便往棋盤擺去。「喀。」清脆的落子聲,和泉守兼定能夠感受門後的人專注在棋盤上的神情,剛才他抬起手時能夠看到他身上穿的是和服。

 

能夠對一件有助修心養性效用的事物認真的,不是壞人。

 

還是該讓他知道,被遺忘了的,學弟的憤怒。

 

正當和泉守兼定猶豫著要先給直屬學長一個下馬威又抑或放過他之際,一道溫文軟糯的聲音從門後傳來:「是新來的社員?哈哈,是因為迷路了所以現在才到這兒嗎?還真是可惜啊,要交入社申請書的話要等明天會長在才可以呢。」

 

你才迷路了你現在還沒動身呢我.親.愛.的.直.屬.學.長。和泉守兼定在門外反了下白眼,壓下內心的吐槽,盡量不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帶有不滿:「我叫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同學啊……嗯嗯,好像有誰提起過你的名字呢,但還是請你明天再早點來吧。」三日月宗近在學弟自報門號後愣了一下,隨後在腦內搜索一會,笑吟吟又漫不經心地說,連一貫習慣放輕的尾音都變得跳躍起來。

 

看來他是忘記了直屬學弟一事了,虧我還等了他這麼久。和泉守兼定剛才被壓下的煩躁感,再次增長中。

 

「哈哈,既然都已經來了,和泉守同學不如進來跟我下一局吧?我剛好完成覆盤,十秒棋(*註1)可以嗎?經由我鑒定合格的社員都會被賦予很高期望的喲……」未等和泉守兼定發作,三日月宗近便接下去。

 

粗魯地將門拉開,和泉守兼定走進和室時故意用力踏在榻榻米上,用意是宣洩他的不滿,他沒有像三日月宗近一樣姿勢端正地正坐於坐墊上,反而在棋盤前盤坐起來,扭頭打量著四周。

 

三日月宗近將黑白兩色分開,裝回棋盒中,站起來泡了杯茶給和泉守兼定。

 

這下和泉守兼定才正眼看了他的學長。

 

以男生來說是長得較為清秀,但還是沒有我帥氣;微勾起嘴角笑起來很好看,但還是我自信的微笑最迷人了;墨藍的髮,髮質看起來很不錯,但一定沒有我保養得宜……嗯,果然是人靠衣裝,那套藏藍色的狩衣是我穿的話也會很好看吧……

 

不得不承認在審美眼光很高的和泉守兼定眼中,這位學長看起來是非常順眼的。

 

的確如江雪左文字所說,光看外表是不會令人生氣起來的。

 

光.看.外.表.的.話。

 

但就憑他不負責任的表現就知道不能輕易的放過!辜負學弟的期望是不能輕饒的!

 

「哈哈,苦著臉可不好啊,會容易長皺紋的。來,先喝杯茶吧,水溫剛好呢。」說畢,三日月宗近捧起茶杯輕呷一口,似乎非常滿意茶的口感,只見他的笑意加深:「靜心下來,再慢慢將你的煩惱告訴我吧。聆聽直屬學弟的煩惱,也是作為學長的責任呢。」

 

這下和泉守兼定在他臉上讀出一個了然的表情,直接下達一個結論:自己被他耍了。

 

「耍學弟很好玩嗎?」這下和泉守兼定終於都捺不住,他將等待了一個下午的怨氣化為行動,跨過棋盤,一手揪起狩衣前襟,將三日月宗近推住牆上,單手將比他矮的學長困在牆壁與他之間,從高處俯視還是一臉悠閒的人。


和泉守兼定只想給三日月宗近一個教訓,不然就對不起當年初中時單挑了調戲同班女生的小混混們的身手還有氣勢。

 

「我還以為你提早還特地來找我是因為有煩惱?為甚麼要說我耍你?」歪起頭,三日月宗近可說是完全沒有危機意識。

 

「甚麼提早!現在都日落了!迎新結束後在會場中呆等到這個時間,過來找人結果發現學長居然耍了自己,你能不生氣嗎?」不自覺提高了音量,和泉守兼定沒察覺他們的距離太近,說話時,吐息都噴在三日月宗近臉上。

 

「嘛嘛,別生氣別生氣,你剛才說…迎生嗎?我記得是明天來著…」大致從和泉守兼定的話中理出個頭緒,三日月宗近依舊柔和地笑著,只是雙眼中有疑惑起來,告訴和泉守兼定他對適才的指責有所不解。

 

「……」


「嗯?」見和泉守兼定不語,三日月宗近更不解了,他記得迎生活動是明天來著,不然也不會答應社長的請求跟他下了一局了。


「是今天啦!今.天!」明白是那一個環節出錯了,和泉守兼定也不好意思發作下去,比起學長記錯時間所以失約,他更在意的是學長有沒有無視他這個完美的學弟,既然沒有就放過他吧。

 

「哈哈哈,還真的對不起啊……作為賠罪,一起去吃晚餐好嗎?我請客。」

 

哼,看起來這學長還是明白事理的。和泉守兼定發現對著那張堆滿笑容賠罪的臉,真的生氣不起來。

 

事實證明,和泉守兼定是很容易被收買的,只要有人請客。


直屬學長的評分一下子又回到合格線以上。

 

當然,三日月宗近讓他捨棄新生手冊內的地圖帶他前往目的地途中在校園內繞了幾個圈,導致只能到通宵營業的快餐店吃宵夜一事,就是後話了。

 

========(Act.1. Fin)=========

註1:十秒棋是圍棋的一種快棋玩法,相當考驗棋手的思考跟推算能力…又或者可以說是…棋感,通常需要一個按鍵計時器,一方落子完畢後馬上按下己方的按鈕,計時器便馬上為對方倒數十秒,不在十秒內落子便視為犯規。其實本來是設定3秒的(更快意味),可是以爺爺溫吞的性格而言…三秒會不會太快老人家會受不住…(ry)

後記:一來就壁咚了真的好嗎?XD

因為這系列會是日常小短篇的關係所以沒有一條明確的時間線…又或者我會努力的將它生出來XD

啊對了其實我很喜歡不高興的。就是有種想要讓他高興起來的衝動。(警察就是她)

评论(7)
热度(18)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