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刀劍亂舞】【和泉三日<--鶴丸】 吻是喚醒人的最佳方法

*與白夜桑的交換和泉三日圖計劃


『還是沒醒過來啊…天也快亮了…』和泉守兼定的第三個不眠夜,就守在塌邊,深怕傷重中的人睜開眼後第一個看到的不是他。


又或者說,他在害怕著。


害怕那個雲淡風輕的前輩會有甚麼狀況。


在和泉守兼定與他前主人共處的日子內,他看過不少同伴受傷,鬼魅的紅在肉身中綻開出惑人心神的花朵;也看過因內在傷病而吐出如同生命一樣艷麗的液體。


在歸陣時,未被破壞的亡靈失控地向隊伍衝過來,守在隊伍最後的三日月宗近沒有退避地為其他人承受了一擊。


久歷戰場的他們清楚地聽見兵刃沒入血肉的聲音。回頭一看,出陣前還被一群短刀圍繞的前輩,從藏藍色的狩衣中央開始滲出了不詳的紫色。


「啊哈哈哈…這好像…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呢…咳咳…」可以看到即使被重傷,右手已撫上刀柄準備出鞘,卻又因為要遮掩將要從口中衝出的液體而抬起。


在和泉守兼定嚇呆之際,鶴丸已經回身出鞘:「以為已經成功了嗎?但在我看來可是充滿破綻啊!」


慢了一步的和泉守兼定只能接著失去重心向前倒的身體。


「哈哈…小和泉…咳咳…在為我擔心嗎?」


「笨蛋!不要說話!」那有人這種時候還在笑的啊!抹走那人嘴角溢出的血跡,和泉守兼定有很久沒有體會這種感覺。


害怕有甚麼在自己手中流失、緊抓於掌內的東西卻未能緊握,在指縫間流走…


在若干年前他已經嘗過失去的不甘與痛苦,那時曾發誓不能再有第二次。


回到本丸後接受治療,月出月落已過三巡,三日月宗近還是沒有清醒過來。


天上那輪朔月看著已經覺得煩厭,鶴丸帶著三日月宗近喜歡的薰香,來到偏離主殿的房間,他還是比較喜歡某人眼中映著的三日月,彷彿永遠都如映在一面鏡湖中平靜的月…不會被陰霾遮蔽的月。


「哎呀,還真是嚇倒我呢…和泉守兼定還在。」


「我才是被嚇倒那方啊。這個時間還清醒著,老人家都不是愛早睡早起的嗎?」和泉守兼定出於本能的反諷回去,未知是因為性格上有著相似之處所以不能好好相處,還是因為互相察覺到對方是競爭者的身份而排斥著。


「嘛,睡不著,來看看老朋友,需要先得到誰的同意嗎?我可是帶了禮物來的啊。那可是他最喜歡的香氣呢。」


和泉守兼定指了指不大的和室中的一個角落,那裡堆滿了三天下來探望的人所帶過來的禮物。


無硝煙的戰爭,仍在無聲無色的進行中。


和泉守兼定在香爐中添了新的薰香,從禮物埋中找到了今劍拜託燭台切光忠製作的布娃娃──他特地挑選那隻與自己相像的,因為今劍說三日月好像很喜歡和泉守兼定,所以他就只做了兩隻娃娃,一隻是他自己的,另一隻,是和泉守兼定。


「要是三日月起來看到它們在旁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吧!」這是哥哥充滿自信的發言。


將娃娃放到三日月宗近身邊,夜裡的訪客因被召集出陣而離開。


=========================(End?)===============================


當和泉守兼定洗去了一身髒污回到幾乎與世隔絕的小和室中,拉開紙門所造成的對流將安坐枕邊的娃娃向仍在閉目修復身體的人倒去。


『該、該死的…』適應了室內微弱燭光的和泉守兼定定晴一看,與他長相酷似的娃娃居然倒在三日月宗近的臉上,而那個位置…剛好就是…


他…他他他他他他…親親親…親了下去了!


看見這一幕的和泉守兼定,臉上也不禁紅成一片,就好像直接親下去的不是娃娃,是他本人一樣。


不過…那雙好看的薄唇,親下去會是怎樣的感覺…?


就跟他本人一樣柔軟?還是會調皮地咬我一口…?


奮力搖頭將不雅的畫面攆走,和泉守兼定輕輕關上門,慢慢的走近被褥邊坐下,再將那隻娃娃移走。


在那隻比他先要親到三日月宗近的娃娃如天上的雲霧初散,釋放被囚禁的臉時,和泉守兼定看到了。


他一輩子之中,最為動人三日月。


就在那人的眼中,倒映著他身影的三日月。


「哈哈…我還以為是誰會偷襲我這個老爺子…原來…是小和泉啊…」目光聚焦後看見來者,三日月宗近勾起了嘴角,將剛才妨礙他呼吸的犯人與後輩連繫起來。


「唔…」接下來是和泉守兼定放大了的臉,讓三日月宗近好不容易睜開的雙眼再次闔上。


唇上傳來的觸感,是與剛才不同的熱度與輕微的噬咬。


要他封閉視覺細味感受的觸感。


這時和泉守兼定百感交雜,好不容易才候到那個人醒來,卻因為先聲奪人的娃娃被誤會了是個趁火打劫的犯人……


管他的,反正都被誤會是個犯人了,那就讓他成為真正的犯人吧。

=====================(End)=================

謝謝白夜桑推了我下和泉三日的坑鳴鳴…QQ

文有點傷眼請不要介意QQ!

本來就是想寫二人的娃娃的可是一下子就成了王子的(?)了!(被拖走)

评论
热度(33)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