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アイナナ/ナギミツ】小段子1

【アイナナ/ナギミツ】小段子1


*復健,請看倌不要太大期待!


*63已在(瞞著一織(三月語)(但其實一織已經知道了不戳破))穩定交往中,請放心他們只停留在拖手擁抱的階段沒有進一步發展(王子::—))


今天的腦洞關鍵字:①錯覺②我、我沒笑!③從心開始



和泉三月最近總會感到一陣灼熱的視線。


是一種一直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一直看著他的視線。有別於讀書時成為老師的目標,有事沒事都在盯著你的目光;更不是在舞臺上粉絲們能成為動力的熱烈注目。而是一種不同於父母關注的目光般沁入心脾的溫暖。


話雖如此,但也沒法讓和泉三月掙脫那陣不自然的感覺。他要成為偶像,是希望把快樂帶給所有人,而不是希望無時無刻的成為眾人的焦點…而且還是以這種跟父母有些許不同的關切目光。


在練習室練習時如是,IDOLiSH7七人一起錄製節目、一同行動時如是…甚至是在畢逹哥拉斯組三人行動時也能夠感受到這種目光。


「如果對像是哥哥的話,我可是一直都在注視著你的。因為沒有任何人比我更在意哥哥的了,所以哥哥不要擔心,這都是為了評估哥哥現在的水平,制定哥哥日後發展的策略。」


「不是啦一織!一織看著我的眼神是不同的!都這麼多年了難道我分不出來嗎?」找弟弟相談的三月覺得這是一次錯誤,他也能夠猜到一織的回答了,但當真正在他面前直白的回答還是泄了氣。


「不同嗎…」這換和泉一織有些吃驚,腦內飛快的閃過與無數的可能性,當他再次看著胞兄時,篩選出最後的答案:「該不會…是有跟蹤狂?」

---------------------------------------------------------------------------

「甚麼!?跟蹤狂?哈哈哈哈哈,和泉哥哥,這只是你的錯覺吧?」當偶像的日子比眼前的小不點久,八乙女樂在聽到一臉苦惱的和泉三月對他說出最近困擾他的事後,亳不在意的笑了起來。用膝蓋也能想到兇手是誰,但又不想直接戳破——他可不想難得的長休假連續24小時都被拖著看某魔法少女動畫。


他裝作想起了友隊隊長的話,又有些保留了的模樣:「嘛,是你的話,反而是IDOLiSH7中最有可能惹來跟蹤狂的人了。」


「我也覺得是錯覺,因為跟蹤狂的視線不是會讓人覺得心寒的嗎?那種目光,倒是不像啊。」正是因為他很在意他人目光,他能夠分辨出,那種相似卻帶微妙不同的感覺。


「說不定是…神在看著你?」


「哈?八乙女你是想蕎麥女神想呆了嗎?」


看來,找八乙女聊也聊不出甚麼結果。

--------------------------------------------------------------------------


又來了…又是這種目光…自從發現了後便很在意,現在是錄製節目的休息時間,這又是IDOLiSH7的休息室,外人是沒有可能進來的,在的都是團員跟經紀人。


…!該不是…!恍然大悟,三月一個回頭。


對上的正是某雙帶笑的澄藍眼睛。


「…ナギ……」有些生氣,和泉三月皺起眉頭,瞪著笑容滿面的外國人。


「?怎麼了嗎?ミツキ。」和泉三月從六弥ナギ臉上笑得狡黠的嘴角得出他一直想要的答案了。


「借一步說話!」幾乎是用扯的把隊友扯到休息室附設的獨立更衣室中(無數次被隊長把他該穿的服裝拿走換成某隊長的服裝後,經紀人終於正視這問題後爭取回來的,三月也沒有想到有這個用途),把門關上後,三月壓低聲線:「喂ナギ…最近一直在看著我的是你嗎?」


「Yes。因為我現在不止是ミツキ的big fan,更是ミツキ的Boyfriend,目光忍不住便被ミツキ吸引過去了。」直認不諱。


「為了要察覺到ミツキ的情況,這是必要的。除了用心去感受外,也需要睜開眼去看ミツキ的努力…所以才知道ミツキ最近好像努力過頭了…我很擔心,所以看緊了一些。」把比他矮了一截的戀人的臉埋到胸前,安撫小動物般拍拍他的後腦,這是六弥ナギ在相處中得出,撫平戀人情緒的最佳方法。


「你啊…會被看出來的啦!赤裸裸的被看著會很不自然的你知不知道?被一織發現便糟糕了!」鼓起腮,對著這種直白舉動他該生氣,但又因為對象的關係,他生氣不起來,甚至還覺得高興…


「oh…イオリ知道也是早晚的事啊…」更何況他已經知道了…只有在懷中遲鈍的三月還不知道他的弟弟是睜隻眼閉隻眼讓他們交往。「Now我關心的不是イオリ會不會知道我們在交往的事,我現關心的是ミツキ你需要休息。」仍然是日常那古怪的腔調,但語氣中的認真,還是確實的傳到三月那裡去了。


被他抱著的三月只感到那陣目光化成一股暖流流進他的心中,釋放連日積累下來的壓力與疲乏,這種,被人棒在手心中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現在可是錄影節目中啊!笨蛋,作為偶像的職業道德呢!」從ナギ懷中抬起頭,三月佯裝生氣的說起教來。


居高臨下的ナギ看著戀人扳起臉說教的樣子,沒有忽略那抺難以掩飾好心情的嘴角弧度:「ミツキ,你就算是忍著笑意說教的樣子也very cute!oh!lovey!」說畢,把他可愛的戀人用力的往懷內一帶,緊緊抱著。


「我、我才沒有笑啦!」這句怒吼已經被男友厚實的胸膛靜音了。

===========(fin)===============


评论(5)
热度(48)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