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原盡頭

Silent is the best response to a fool.

喜歡三日月爺爺跟江雪受,創作以爺爺跟江雪受為主。

主食:1.和泉三日,如果雷請按逃生門(笑)
2. 一期三日,好夫妻刀,不萌嗎?
3. 太郎江雪/一期江雪,哥哥組!純情的江雪不好嗎?
4. 獅子江雪,還沒有摸索到尺度在哪,可是獅子王會是比較進取的…感覺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XD
另外會寫薄櫻鬼沖齋跟APH英倫家

是港家人,請各位多多指教

【アイナナ 63/82】Mechanical Marchen~ Prologue

【アイナナ 63/82】Mechanical Marchen~ A continuous  Lullaby~  Prologue



『ヤマト,我優秀的僕人們已發現八乙女氏的蹤跡⋯⋯』黑伯爵拆開吟遊詩人給他的信件——他的同伴總是這麼可靠,幾十年來首次的通訊,劈頭便是告知他仇人的行蹤。


藏在圓眼鏡後的細長鳳眼瞇起來,於燭火中細閱紙張上的一筆一劃,直至某個姓氏,慵懶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跟想要於眼神人施法把那姓氏的主人來個千刀萬剮一樣——那個一口把他帶進萬劫不復的黑夜輪迴中的人,讓他無法再度淋浴在陽光中的男人,就算是萬死,也未能彌補他為其他人帶來的痛苦。


「大和さん,大和さん⋯大和さん!」由下僕帶去吃了些點心的信使被帶回主人的房間,見主人在發呆,奈不住,在他的面前揮著小手,揚起一陣帶著陽光氣息的清風。


「發甚麼呆呢?」風精靈的臉上滿是快樂,大大笑著的臉跟那個長相與他一樣的人般能夠感染他人。


能夠把眼前的小信使搶回來,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二階堂大和伸手揉了揉小個子柔軟的髮,溫暖且清爽——已經很久沒有見過這小東西,賢者只有給他送信時才會把他寶貝的風精靈派往黑森林中的城堡。這懷念的觸感、在陽光透不進的森林中,他惟一能夠接觸到的溫暖。


如同陽光一樣,明熙且溫暖。


對他而言,卻是一個禁忌。

-------------------------------------------------------------------------------------------------------------------


風精靈得到黑伯爵的回信後馬上啟程往雲霧中的高原全速前進,他一邊笑著跟在身邊被他越過的鳥兒打招呼,一邊加快奔跑的速度。


他的主人讓他送信後休息一會,得到回信後馬上回到城內。


即使是只有離開了不長的時間,和泉三月已經很想老是在城中捉弄他的賢者,雖然他老是捉弄他,把他喜歡的懷錶舉到他夠不到的地方看他急著跺腳拼命跳也夠不到它的銀鏈;使點小魔法讓排列整齊的工具自行工作起來但不懂控制烤箱的火喉導致老是把點心烤焦,被三月警告不能再靠近廚房半步⋯⋯


「真是的,ナギ那傢伙不會餓了便跑到廚房中來亂的吧⋯⋯」


 -------------------------------------------------------------------------------------------------------------------

悠揚的小提琴聲霎時停下,因定居下來解決眾人困難而被專稱為賢者的吟遊詩人停止演奏。「oh⋯ミツキ回來了⋯」站在落地窗旁的城主,看著被踏入莊園範圍便除他以不能使用魔法的咒而不能使用風魔法,只能靠雙腿奔跑的小信使,正在穿越花園向大宅跑來。


就跟於城堡時,那匆匆往他所在之處跑來的,贀者最深愛之人的身影重疊。


這是他的私心,他希望即使是以精靈姿態重生的三月能夠與舊時一樣,能夠自由地在莊園中奔跑。


「My lovelyミツキ,你今天也是very cute!」接住不比舊時一半重量的精靈,六弥ナギ笑著把他的小信使抱起,在空中轉了幾圈才放下來。


「不要再轉了啦!不然ナギ便要讀不到大和さん給你的信件了!」


『靜觀其變,以我對八乙女的認識,他可能是故意泄露行蹤。他的目的很明顯,為了夜長夢多,你還是盡快進行那個禁忌之術會比較妥當。


也許我們是時候要跟他作個了斷了⋯哥哥還要準備些藥物,過幾天再來吧。』

 -------------------------------------------------------------------------------------------------------------------


「喂,你知道這莊園主人的秘密嗎?」正在採摘蘋果的三月聽見陰影中傳來誘人的低音。


「誰?」三月警戒的看著陰影中的人影,拚命的瞇起雙眼,也只能夠隱弱看到那頭淺色的髮。


「我說你啊,不想要知道你主人給你的鎖匙的房間中放了甚麼東西嗎?」那聲音開始有些不耐煩——在陽光下活動本來就不是他能夠做的事,他只是透過獲得魔法使的血液而得到短暫在陽光下活動的能力而已。


「為甚麼啊?我去問ナギ他會回答我啊?根本不用去看啊!」


「所以鎖匙是用不著?那麼給我就對了!」烏雲遮擋陽光,吸血鬼從陰影中迅步而出,伸手要搶風精靈脖子上的匙。


於秘密房間水晶棺中躺著的,與小信使有著一樣容貎的人,髮中頭飾的時計,再次,開始轉動。


======(END?)=======

就是看了昨新的一番獎稿件後跟某個趴囉串連起來的片段們!w


评论
热度(12)
© 氷原盡頭 | Powered by LOFTER